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一件风衣【原创】  

2010-11-21 06:18:46|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件风衣【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天转凉的时候,那件豹纹风衣就上了身。与去年相比,的确短一些,也小一些,却非因长高长胖了。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能高到哪里去?胖,也未见得。窃以为,短一截儿未必就不协调了,现在的新款不正流行七分短九分长吗?似乎一不留神就赶到了潮流的前列。小,似乎也见没小到哪里去,虽然扣不上了,可挪挪扣子,还是瞅不出变化的;再说,风衣还是适合敞穿的——有风时,衣襟的两端向后飞扬,很酷的样子。衣领和前胸的部分也出现了色差,可配上漂亮的围巾稍事遮掩后,哪里还看得出分别?还有后肩背,也是不该染花的,可人都喜欢看人正面,谁会无事盯着人家后心看究竟呢?反正并无大碍,现在穿上时还有一份隐隐的暖意。这种美好的心情,要归功于后面的这则小而不小的事。

       讲之前,想顺便聊个开场白。关于消费,价廉物美是难于做到的,基本上已成为人们理想中的幻梦,由此而信奉一种有氧的消费观,即:有的东西买的时候舒服,用得时候多半不会太舒服;有的东西买的时候心痛,用的时候却会一直让人很享受。这是廉价货和奢侈品从外到内的区别。只是这种观念的适用应该切合自己的购买水准。否则,就是虚荣而非品味,打肿脸充胖子,自己害苦自己。那件风衣,就是在这样的考量下购入的品牌货:款式新颖,花色别致,做工考究,质地精良,价格自然是不菲的。而且,试穿的时候,就觉得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既合体又新潮。所以,贵是贵点儿,心里还是有八九分的满意。这并不表示我是品牌产品的追捧者。主要的,还是基于职业性质和对所要接触人群的认知力的考虑。是为自己买的,也是穿给别人看的。这是一件心爱物,却在一次干洗中,准确说是在该干洗却被误为水洗的过程中变质打折了。

       导致风衣缩水变色的干洗店就在小区的对门。店面不大,店主是个三十左右小巧女人,相貌平凡,眉眼里却总是挂着友善的笑意。对她的好感,源于我第一次上门干洗衣物时她说过的话。她说她第一眼就记住了我,一是因为先前都是先生一人光顾,她对他已是熟人熟面了;二是几次看见我从小区进出时手里都拿着书。她说现在很少有人像我那样边走路边看书了,而她学识不高,很喜欢结识有文化的人。这是个会做生意的人,谁要是听了这样的话,都会乐意再当回头客的。可从那儿以后,我只要是步行出入小区,要么空着手,要么拎着菜,却不再带书了。心底里虽然喜欢听好话,面上却有些不好意思,但家里需要干洗的衣物,都自觉自愿地送到她那儿去。

一件风衣【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一件风衣【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一件风衣【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一件风衣【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一件风衣【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风衣拿去干洗时只穿过一季,实际也就是一次。扔那儿后不着急穿就忘了,大概已过了取衣时间两周后的一次回家途中才突然想起。而她似乎一直在等着我,远远地就看见了,神色紧张地从铺子里迎出来,没等我跨进门,就伸手截住我,挽着我的手臂把我带到路边的一棵树下,支吾着说,不好意思,她婆婆正在店里,她不想让她担心,只好出来和我说;我的风衣干洗时出了点问题,有一小部分地方被混洗的衣物给染了,他们正在想法补救。她让我放心,他们会尽力做好的,让我再过一星期来取。我有些不快,但鉴于一直的脸面,也不便捅破,看也没看就答应了。只是想,这虽是件小事,处理起来却可能很棘手。因此,到了她承诺的时间,就拉上先生陪着我,以便扯皮时多个帮手。她仍是远远地就看见了,早有思想准备似地笑迎我们,开门见山地说他们已经尽力了,却依然于事无补,她打算赔给我,让我说个价,边说边把洗花的地方指给我看。确实是染花了,还是很打眼的衣领和胸背部。我有点挂不住了,可面上刚呈愠怒,声音还未高起来,她已接着上句说,姐,对不起!别生气了,你看怎么赔吧?好说好商量的。人家态度那么好,还能怎么说呢?这可难住了我。干洗的成本也就那么十几元,衣物的价值却是它的好多倍,她要给人家洗多少件衣物,才补得起,又如何赔呢?见我面有难色,她又笑了,主动开口打消我的顾虑,诚恳地说她知道这件风衣是高档品,价格肯定千把千的,没关系,我只要说个数,同时又能考虑她可能的承受能力,合情合理的情况下,她还是可以接受的。看她这样的态度,我更为难了,想了一阵,就说真不知道怎么报价,干脆就别说赔钱了,一年内我来干洗的衣物她就别再收钱了。先生原本也不知道这件风衣的实价,见我这么一说就赶紧附和,就是就是,这样大家面子上都好过了。却不料,她不依。她说她识货,知道我们不会为难她,但她心里不好过,钱是一定要赔的,让我们再商量商量,说个数。我就和先生走到门外,交换了意见。两人左思右想,都觉得不好办。磨蹭了一会儿,最后参照衣物的原价,打了个大折扣,进门后不好意思地说,既然店主识货,大头就算了,补个零头,500(元),怎么样?却不料,她又不依。她说,我知道这个牌子,也打听过原价,上千的赔偿我也赔不起,这样吧,折中一下,就800,可以吗?我和先生对望一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听力,在世风日下的现而今,还有主动要求高于对方索赔的主?见我们不能置信,她又重复强调一遍,你们能够体谅我,我很感激,但我还是过意不去,就800了,你们也别客气。说着,从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钱硬塞给我。双方就站在街边,推来挡去的,都不像在解决问题。最后,她趁我不备,把钱塞进我的衣袋,跑进店铺拉上挡板不出来。我迟疑着出门,又犹豫着上车,心里却直犯嘀咕,老觉得人家一个小本生意也不易,没赚钱就罢了还折本,折就折吧,可让人家折多了,哪好意思呢?赶忙下车折回店铺,把300元往柜台一搁转身就走,却似乎早在她的意料之中,她以更快的速度冲出门,又用力把我推上车,关好车门,面有愧色地附耳低言,刚才怕你生气,没敢对你全说,衣服除了染色还缩水了,姐,收下吧,就别推辞了。说完后,挥了挥手,跑开了。我没马上试,只用手量了量,感觉是短小了些,要是稍微有个热胀而非冷缩,就可能穿不下而闲置了。但还能怎么样呢?风衣的含金量虽然贬值了,但其中的内涵却已超出了原物的价值,增值了。作罢吧!原来以为的一场风波,没有费舌劳唇,能是这样一种的结局,已很满足了。诚信、理解、包容、体谅,不错了。

       之后的续篇不用猜都明白,她稳稳当当地留住了我这个熟客。而且,送去的衣物,不用事先打条,也不必费心去记,想起了就去取,她准会完整无误地找出来交还与我。每次出门时,我都会下意识地抬眼看看街对面的那家干洗店,然后悄然地会心一笑......

(文—小鱼儿 摄影—任逍遥)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