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2010-04-13 20:39:52|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图片从网上下载)

        本文是我对最近亲历的一些琐事产生的感想。在写这篇杂感的时候,我想凭记忆中的一篇文章的结束语作为本文的开场白。这是一篇题为《芒果人》的文章,刊载于多年前的一期《读者文摘》,全文通过一个归国华人在国内经历的一些普通而耐人寻味的事件,描写了他在看到国人一些不规范、不美观的行为而予以指正的过程,反映了主人公一片爱国的赤子之心。这段让我无法忘怀的语言大意是这样的:很多华裔的后人是香蕉人,他们的皮肤虽然是黄色的,但思想、观念、文化、语言等已全然西化,而我是芒果人,皮肤是黄种人的肤色,心也是黄种人的心,我爱国,希望把西方一些先进的思想或值得借鉴的理念和行为规范介绍给国人。但我不是名人,不能辅以演讲或发布新闻的方式,我也不是作家,不会借助出书或撰稿的途径,而只能通过自己具体的言行让相关的人切身感知,引发争论,引起重视和共鸣,进而增进并提高国民的素质。而在本文中,我想说,我不是华裔,可我的爱国之心不亚于那位华裔。故此,本文的立意与那片文章自然就有了异曲同工之处,烦请有意之人跟随我的拙笔去走一遭吧!

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今早从这边的家出发,走高速路到省城,一个小时的车程。八点半出门去机场,时间原本绰绰有余。可到了高速路口才意外得知,因有车队陪同中央领导巡访,高速路暂时关闭了;至于开放的时间,没有人有数。要赶飞机呢!我顿时傻眼了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一介小百姓,遇到这类事,只有被撂一边的份。改走大件路吧!可或许基于同样的原因,许多赶急的车都被迫改道,破破烂烂、坑坑洼洼的大件路就愈显拥挤和不堪重负了。说实在的,一路风尘、一路颠簸,都没关系。但一截儿一截儿的塞车,或好不容易有一程可以加码的路段,又偏遇或高或长或重的货车在快车道上溜达,或既不守规则又不懂规矩的小车在路上荡秋千,再加之一个接一个要命的红灯,心里的那个急啊,差点就脱口而出,想骂那个啥了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尽管平常的自己很文明的。无可奈何地瘫坐于驾驶席,不停地告诫自己“不急!不急!不急!忍住!忍住!忍住!”急有何用?骂顶何事?再说,会怪就怪自己。譬如,怪自己缺乏居安思危的意识——头天就该预见第二天可能发生的种种不测,提前做好相关准备,当晚就住到省城的家中,甚至于,干脆就去机场的宾馆借宿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再譬如,怪自己过于儿女情长——都是成年人了,还“老”夫“老”妻的,那么腻腻歪歪地留恋一晚的相聚,活该自己第二天有惊无险,险遭不测了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再再譬如,怪自己鼠目寸光、不自量力,拿蚂蚁和大象比——小百姓的那点破事儿怎能和中央领导造访的有关国计民生的大事相提并论呢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索性听歌吧!将音响调到怡人的分贝,好听的歌曲一曲接一曲,可车要么纹丝不动,要么象蜗牛背着重重的壳,根本就爬不走。平常只需的一个钟点,我见缝插针、紧赶慢赶地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还是花了双倍还余的时间,车也只好停在了机场的停车场,面临的是比打的还要贵几倍的停车费。可能怎么样呢?人家市政管理有权忽略小百姓,我却不能因此坏了职业道德——客户是我们的上帝。早就想好了——假如我不幸误机,即使是自己掏腰包,也要乘下一趟航班赶到目的地。气喘吁吁地赶到机场验票口时,离飞机正常起飞的时点只差二十多分钟,超过了通常放行的时限,好在机场网开一面,给换了登机牌。连滚带爬地登机后,拿出手机想报个平安,手机却没电了。手忙脚乱地换好电池后才发现,先生和爸的来电提示一个接一个,虽然使不上劲,却都在替我干着急。心里的那个暖呀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立马就爬进了周身的毛孔,憋闷的情绪也随之消逝。准备即刻回话时,手机却又因电量太低而无法拨打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赶紧向邻座借了电话,直到听到先生着急的问话,忐忑的心才得以平定。忽然就“扑哧”一笑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想起了打羽毛球时的一段幽默:肥胖而缺乏锻炼的大学同学前后左右地被动接球,在跑动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终于知道什么是晕头转向了!”。真的,这话用到此时此刻的此情此景,倒挺合适的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当然,后面的这段叙述已经偏离了本文的主题,但我却想以此让今天这件令人不快的事情和相对严肃的话题能变得轻松点儿。

        其实,类似今天的事早就屡见不鲜,见怪不怪了,犯不着拿这事儿说事儿。可尽管如此,作为一个有公德、正义感和责任心的良民,该说的还是要说的。要是我因此而误了机,人家机场是有规则的,不会为了某个人而让飞机给刹一脚的;要是因此而酿出车祸,造成了经济损失,甚至还赔上了性命,这不足挂齿的损失和人命,真正该负责任的机构和人多半是不知道的。不知道今天来的是何方神圣?也不知道到访的使命是巡视民风,还是体察民情?甚或更重要的事情?但估计其对地方相关部门为了迎接他的到访或保障他的安全而为的“万全之策”并不知情。若其知情后,或当其了解到,在其到访的同时展现在另一条道上破朽的静态和混乱的动态时,会做何感想?高速路的建成原本是为了缩减人们的在途时间,提高国民生活的舒适指数,造福百姓的,可今儿的情形,显然颠覆了修建高速路的初衷和目的。为什么在同一条阳光大道上,权威和百姓不能和谐行驶?为什么要在提倡和谐社会的当下,相应机关和相关人士非要自降身份,分出高低贵贱、划出等级?难道除了搞出这种不得人心的低劣措施外,就想不出让老百姓拍手称快的招数来?今天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场景,让人不得不想,难道领导的事才是事,百姓的事算不上事?

        这边才刚感慨过,就在下榻的一家高档宾馆发生了一个不太舒服的小插曲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由于和客户开了一整下午的会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我身心疲惫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不想出去了,就按宾馆的《服务指南》要求提供送餐服务。宾馆菜谱上的明码标价是:“马来椰饭 RMB50”,可点餐后服务员却声称菜谱上的餐品已经全部调价,这道餐的价格现上调为RMB55,还要另行加收25%的服务费,只是菜谱未及时更新。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我认为宾馆的做法不妥,坚持在更换菜谱后才能加价,现在必须按菜谱载明的价格计价,并免收服务费,但服务员却当即拒绝提供服务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于是,我拿出杀手锏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坚称宾馆是为住客服务的,必须按其书面告知的条件为客人提供同样或同值的服务,否则,我将投诉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于是,服务员请示了值班经理,并获准了我原本合理的要求,只是在让我签单时解释,他们虽供应了我要的晚餐,但留存待查的帐单上只能记载为另一道相对便宜的餐品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这样加收25%的服务费后,总价正好持平,仍为RMB50。宾馆能如此变通,不失为一个两头兼顾的急智,可我还是苦笑了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不久前还经历了一件不应发生的事情。由于和先生长居于小城,省城的家就难得打理了,待周末回去一看,自己的车位已被人白白占领了。这样的事情已发生过好几次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也都好言好语地交涉过,因此,我不再客气,不由分说地把自己的车横挡在“侵略者”的车前,锁上车门回家了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十分钟后,保安打来电话,称“侵略者”要出门,让我帮忙挪挪车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先生是个极其善良的主,见不得怠慢外人,摇着我的肩膀急迫地说,“快去吧!别让人等久了。”我鬼灵精怪地笑着说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平时我都听你的,这次你看我的。”先生拿我没招,由我了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于是,我电话答复保安:车位是我的私产,被人侵占,物管和入侵者都有责。为此,一、物管要向我赔礼道歉,我的车钥匙,保安上来拿,用完后尽快送回;二、入侵者擅自占用我的车位,应参照物管收取的停车费标准,向我支付占用期间的停车费。之后的情节不用叙述都能猜到,由于我的要求合情合理又合法,自然得到了全部的满足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当保安向我敬礼致歉,并将为数不多的停车费交与我的时候,先生赞许地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笑侃道,“你呀!就是得理不让人。”先生嘴上虽这样说,心里自然了解我的为人,明白我不是逞强好胜出风头,更不是打击报复出口气,而仅仅是想帮那些不懂规矩的人理清头绪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如果我滥用善良,不坚持原则,最终的结果定然适得其反——物管和“侵略者”不会由此吸取教训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前者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失职,后者也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失误,秩序依然混乱,错误照旧发生。权利是自己争取的,规则却要靠大家来维护。定了规则,却不遵守,就乱了规矩;而没有规矩,就真的不成方圆了是谁坏了规则【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这些都让我想起了与之相反的一个事例,是我在《青年文摘》上读到故事,文章的名称叫《规则的美丽》,讲述的是在澳留学的中国学生从墨尔本前往菲律普岛途中的一段美丽见闻。菲律普岛是澳洲的最南端,沿途没有警察,也没有监视器,车道中间只有一道看似没有约束力的白线将道路分成两边。当时恰逢一场大规模的摩托车赛散场,迎面驶来的成千上万辆的车子没有一辆越过中线,没有任何一个“聪明人”试图破坏道路的秩序,自然也就没有因为塞车而耽误留学生观赏企鹅归巢的那短短半小时。这次见识让留学生们见到了比企鹅归巢的美景还要更美的规则之美、制度之美和人性之美,而每个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想必也有同感的。

        写到这儿,该说的似乎都说了。但愿在不久的将来,在我们生存的国度,在我们每天面对的日常生活中,都能感悟到如此这般的规则之美、制度之美和人性之美。 有心之人,共勉吧!      

(文-小鱼儿 摄影-任逍遥)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