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摇在记忆里的秋千【原创】  

2010-06-19 00:36:03|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敏、涛、东东和我,我们四人,是高中分科前的蜜友。在别的女生已经早熟,懂得以打扮来吸引异性的时候,我们正意气风发地走在理想的田埂上,做着文学女青年的梦。在我们花样的梦里,“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可梦才开了个头,她们三儿就在“重理轻文”的学潮中,放弃了自己的喜好,选择了理科,把我一人撇在文学的门外继续做梦,直至梦想不成真,各自走在各自的路上逐渐失了踪,才又费力地找回来。 


 摇在记忆里的秋千【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阿敏根本就是个长不大的角。她活得很简单、很轻松,很真实,也很快乐。她是不会跟随年纪的增长而变老的。她的心永远都年轻着。尽管,她的年龄已真实地写在眼角。

       阿敏与我是发小,同学的时间很长,小学和中学都在一个班上,除此之外,我俩各自的父亲曾为同事,各自的兄长也曾同学,又都是行署院里的孩子。所以,她与我的关系最复杂,很多时候都拧不清。行署院长大的孩子,天生有一种不明所以的优越感,所以,她的自信可能来自于她的天性。我们从小玩到大,跳绳、橡皮筋、乒乓球、羽毛球都玩得不错,但谁也不会服输,现而今每周一次的羽毛球还坚持不懈地操练着,经常较劲,也经常争吵,但闹到最后又总是见不得也离不得的冤家,关系反而越来越黏糊了。

       说到阿敏,就不能不说到唱歌,而说及唱歌,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阿敏青春的样子,想起她肥厚而独特的大拇指,与众不同地往后翘,就像专为弄弦而长的天然玳瑁。她就那样抱着吉他,半眯着双眼,扬着头,自弹自唱,自娱自乐,痴迷而陶醉,悠然而自得。阿敏的音色很好,也酷爱唱歌,恨不得自己能变成歌声里的音符。甚至英文歌,在那个时代,她就会唱好多。为此,我常想,要是英语课本都是用简谱或者五线谱写成的话,她的英文一定是全校最棒的。还别说,她唱的《Do Re Mi》,还真有点风靡欧美的苏珊大妈演唱《我曾有梦》时的神韵,虽然,她远没有苏珊大妈的臃肿和名气。到了现在,早就是孩子的妈了,她对唱歌的迷恋仍然是有增无减,通常是一边走路一边戴着耳麦听歌,一边听还一边学。象她这样的岁数还能如此地痴癫于歌,满大街也找不到第二个。前年春节在她父母家,她的大姐拉着我,让我劝劝她,说她的言谈举止至今都不像个当妈的人。当妈的人,应该达到怎样的标准,我不是太清楚。可正是因为唱歌,她与我更近了一步,常会说,这个年代里,无论她唱什么歌,都能跟着哼上两句的,只有一个我了。有闲的时候,我们俩,只有我们俩,会去卡拉OK的地方吼上一阵子,老歌、新歌,民族、美声、通俗,都会收肠刮肚地折腾一通才肯罢休,那享受,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消受的。这个时候,我们会很得意,会自以为不一般。然后,我会叹息:阿敏是个为音乐而生的女人啊!没有走上音乐的道路,真的可惜了!

       阿敏成长的家境很一般,她的父母却从未让她做过家务,受过苦,功课的要求也相对宽松。所以,现在的她就相比其他的同学受累了。她是“5.12”大地震的正宗灾民,她都江堰的家在那场众人瞩目的灾难中成为了地震的牺牲品——储存在她手机里那张“写真”随时看到都能让人感受到当时的惊心动魄:卧室靠窗的部分房屋,带着她女儿的钢琴和一侧的床头柜齐齐垮塌,吞噬于一片惨不忍睹的废墟中,余留下半间房屋在摇摇欲坠的四楼露宿餐风。平时的她有午睡的习惯,可那天却幸运地被朋友约走了。劫后余生的阿敏身无片瓦,单脚利手地住在成都的父母家,做着自己热爱的工作,很敬业也很乐观,寒来暑往,刮风下雨,见缝插针地奔走在客户和朋友中,为朋友穿针引线,为生计星月奔波。比谁都辛苦,也比谁都热心肠。自己虽还是泥菩萨过河,却一天到晚忙不迭地为别人张罗。这样的好人,现在而今眼目下几乎都绝迹了。

       阿敏的婚姻,似乎不能以幸福和不幸福来评判,但可以这样来概括,她在不该结婚的时候结婚了,又在不该离婚的时候离婚了。阿敏是个乐天派,很少见到她流泪的时候,却有两次是因为我的原因而哭了。这第一次,是因为我坚决反对她不该开始的婚姻。那时的我虽然懂事不多,却坚信没有找到爱情就把自己嫁掉无异于草菅人命,坚称没有共同情趣爱好的婚姻很痛苦,双方言辞激烈,最终以断交而结束。这一断,就断掉了十年的联络。直到有一天,她带着女儿,拿着登载了我的简介的报纸找到我。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们的渊源和友谊是割不断的,不论我们平日里怎样地伪装冷漠。当然,阿敏的婚姻最终还是破裂了。她通常是大大咧咧的,但在关键问题上却很能保密,离婚一年后,才告诉我自己离婚的事由,缘由自然是多年前我就说过的。也许她猜到,以前我不赞同她结婚,以后也不会赞同她离婚。道理很明确,就是时过境迁了。前段时间接到涛的电话,让我多关心阿敏,说她晚上要靠安眠药才能睡觉。我就知道,阿敏也有自己的苦衷,虽然她不怎么对人说。但总体而言,阿敏是简单的。她简单起来的时候,愣是简单得不计后果,至于可能导致的一些不如人意的情况或可能发生的节外生枝她压根都没想过,也想不到的。因为类似的简单,我第二次看到了她的眼泪。也许是自己的苛求吧,伤到了她的自尊心。但这件确无必要提起的事情,经过双方一番煞费苦心的沟通,最终还是达成了共识。简单其实真好啊!

       阿敏,快乐而真实地生活吧,没有人比我更希望你能尽快找到自己归宿,真正的归宿。

 

摇在记忆里的秋千【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是从南坪,也即是现在的九寨沟走出来的。在九寨沟宝蓝石的海子里浸泡过的女性,就像是从冰天雪地里淘出的璞玉,无法言喻地透露出冰清玉洁的品质,而涛是其中的精品。记忆里的涛像个洋娃娃,白里透红的水色衬着一对会说话的眼睛——那里盛着九寨沟的湖水,以80后的眼光评判,芭比娃娃就是克隆了她的样子。涛的声音很细碎,银铃般地摇过,就像一首好听的儿歌,让人久久地享受在回味中。涛还有着不同一般女子的才情和柔美,比青苹果的我们又多了一份女性的娴熟,也许是看了太多的文艺书,心智比我们早熟的缘故吧。每次去涛的家,都会在她家附近的乡村散步,和青草谈天说地,和野花亲密接触......那些天高云淡的日子啊!想什么就是什么。

       由于地市合并的原因,我随父亲迁往了省城,随后又上了大学,在迷茫中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又在迷茫中与挚友们失去了联络,可心里的那份牵挂就如放飞的信鸽,最终在一个据说暗恋过涛的男生那里获悉了她的下落。

       迫不及待地拨通涛的电话,半小时后,我们坐到了一起,拥抱、落泪,有些语无伦次,既想刨根问底,又充满了倾吐欲,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二十年的分离似乎没有缝隙。她掏出烟,打算递给我,我挥了挥手,做了一个不要的手势,她就抿嘴一笑,熟练地为自己点上,一口淡淡的烟雾顷刻间在我们相互关注的言语里飘浮。很快地,我在家里安排了一次只有三个人的饭局,阿敏和我为了争着和涛说话,悄悄地干开了嘴仗,并在愉悦的氛围中一同跑进了我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青春隧道。

       涛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她深刻而丰富的故事浅淡地挂在她轻锁的眉间,象烟一样地若隐若现,而她斯文的神态和优雅的举止又加深了我对她的印象——涛是个成熟而睿智,感性又理性的女性,我想我要是个男人,一定会爱上她的。这当然是个奇特的念头,可当时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涛现在是个干练而儒雅的女商人。她成功开办了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自己当老板,并出色地代理了一家知名的日本品牌,创下了全国销量第一的业绩。让人无法想象,一个与她的诗情完全不搭嘎的行业是怎么协调而和谐地结合在她身上的。 涛在事业有成的同时,与其他的女强人相比,还拥有一个幸福而温馨的家庭,一个高大敦厚的丈夫和一个大气懂事的女儿。涛很自谦,把这一切归结为自己的好运气,称她相对于别人的幸运是遇到了贵人相助。

       去年,信佛的涛约我去普陀山拜佛, 特别细心地给她的每个亲人和密友,当然也包括我和东东,恭请了开过光的护身符;而她的老公,一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就乐颠颠地跟在我们身后,肩挑背扛地帮我们驮行李,心甘情愿地当了回跟屁虫。这次出行,让我对涛的认识,又深了一层。从住宿、饮食、路线、开销到相关的费用计算和节俭,方方面面,涛都周到细致,精打细算,行为处事又有礼有节,无可挑剔,除了纵容了我的惰性。因而,在佛的眼里,涛很有佛缘;在常人的眼里,涛很有善缘。  

       在别人的传言中,我好像是有出息的和相对强势的。但在涛的面前,我的弱点似乎都无处遁形。我会无所顾虑地表现出常人看不到的脆弱和幼稚,甚至于小事情上的大弱智,就像终于找到可以丢盔卸甲的轻松去处,无需设防和伪装。涛,你是我的心理嬷嬷,找你忏悔的时候,你要一如既往地指点喔!     

 

摇在记忆里的秋千【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东东是我们中最为老成也最有勇气的那个。她的脸颊和她的内心完全地表里如一,刻满了坚强和毅力,可内心的深处却一直留存着最柔软的一角,为她梦想里最爱的人和她最重要的朋友。

       中学时的东东一直是及耳的短发,象男孩子一样爱穿草绿色的军装,很朴素也很整洁。四人里,她的理科成绩最好,选择理科自当是有章可循。在那个年龄段,我们的话题从不会涉猎到异性,东东更是讳莫如深,却出人意料地率先谈了恋爱。记得大一的暑假,她带着男友到我家,像完全变了个人似地成了小女人,说话慢腔慢调,轻言细语,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女人的韵味。她当时的口头禅是:这是他的意思,那是他喜欢的样式,诸如此类的句式,让尚未开窍的我刮目相看。可以说,那时的东东要多单纯就有多单纯。而她的男友,也是她后来的丈夫,真的是我当时不多的见识里见过的最帅的异性了。才女配酷哥啊!我心里充满了祝福,只要她幸福。

       因为一个特定而我不愿意明说的原因,东东辞掉了她原来的工作,带着孩子,义无反顾地远走他乡,去了举目无亲的江南,却陷入了生活和工作的双重窘境。不愿就此趴下的她,忍辱负重,从头做起,凭着以前扎实的学习功底,参加了南京市国家公务员的招干考试,并一举中的。现在的她,早就重整旗鼓,在南京的一个政府部门工作,能力不菲,又任劳任怨,深得单位和领导的器重。这就是我打心眼里佩服的东东啊!即便是离乡背井,也走得那么干净利落,且一走,就是一生,历尽了千辛万苦却无怨无悔。

       如果说找到涛颇费功夫,那找到东东则是水到渠成,得来全不费功夫了。换言之,找到涛的同时,也就找到了东东。因为,涛的兄弟和东东的兄弟也是同学,这两位仁兄有联络,我们自然就顺藤摸瓜地重新联系在一起了。记得和涛拨通东东的长途后,电话的两端都激动得不行,东东用浓重的江苏口音的普通话反复说着同一句话,“听到你们的声音很开心。这么多年了,你们还能记得我。”。顺理成章地,我们邀约了相聚,随后就有了我们的普陀山之行。

       东东是个侠骨柔情、重情重义的女人。因为单位的事情,那次普陀山之约她差点未能践行,可她硬是加班加点、熬更守夜地完成了单位额外加派的工作,风尘仆仆地赶往我们相约的地点。见面的那刻,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场面很感人。女人动情的时候,是够动人的。她、涛和我都是同年同月的生人,相差时日前后不足一周。见面那天,恰是东东的正生,我们三人就在普陀山上一家简陋的海鲜大排档共享了一道浓情的生日晚餐,并于次日再次挥手,可她当时面朝大海坚定行走的背影,犹如一尊沉稳的石雕,将她坚毅不拔的性格铸成了我脑中屹立不倒的形象。

       之后不久,东东又应我们和她大学同学的邀请,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我们四人终于得以在“长久不变的友情包裹”下,在蓉城深秋的夜里......在环境幽静的露天茶社喝着温热可口的柚子茶......”。这是东东在自己的QQ空间贴出的一篇题为《魂关何处》的日志里的原话,我刻意引用,是因为她以简练的文字准确地描述了当时的情景,再说什么,都嫌多余了。当晚,东东住在了我家。我们俩彻夜长谈,好像要把过去漏说的话和将来想说的话都一并说完,可直到鱼肚发白,却怎么也说不完......在前面提及的那篇日志里,东东如此总结自己的人生,“可能,诸般人生况味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就是异乡体验与故乡意识的深刻交糅,四川,生我养我;江苏,宽厚待我。我的灵魂,一半归四川,一半归江苏,如何?”。 


     摇在记忆里的秋千【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这段风雨兼程的友情让我很珍惜,让我一想起就沉浸在一个童话般的情愫里,象秋千那样,在我老气横秋的记忆里摇来荡去——“树上有个童话它摇呀摇,树上有段记忆它飘呀飘,树上有个秋千在睡午觉,树上有个知了它叫呀叫。让我为你轻轻地唱首歌,让你为我再把那秋千摇,虽然往事已经是那样飘渺,那片阳光依然在蹦蹦跳跳。尽情地笑,尽情地摇,秋千上的岁月在拥抱,尽情地笑,尽情地摇,秋千上的岁月在燃烧。摇呀摇!”......


(文—小鱼儿 图片从网上下载)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