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何处是老家——2011年春节记忆(二)  

2011-02-20 20:10:31|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是回老家——2011年春节记忆(二)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对面破旧的瓦房是先生小时候住过的老房子)

 

       说真的,我没有老家的概念。因为我的老家离我很远,远到从来就没有去过,没有见过,只梦里梦出地听人遮遮掩掩地说起过,就如蛀了虫的信签纸,被看过的人揉成一团,扔进了正在焚烧的废纸堆,想捡也捡不起,或即便捡起,也已是支离破碎、面目全非。了解的人可能知道,我所提及的老家都是自己的出生地或生长地,尽管下意识里清楚它们之间应该有区别。有时候突发奇想,把老家想成是孙悟空蹦出来的石头缝,并为这种联想而感到暂时的快意。故而真正意义上的老家,是不在我的大脑中的。或者说,老家以它本来的面目一直呆在它该呆的地方,却至今没有跟我扯上实实在在的联系,估计以后也不会有机会联系。因为先父早就驾鹤而去,而老母已经瘫痪失语,老家就成了一个闭口不语的神秘之地。

       曾经是有过机会的,但那个时候的“成分论”显然左右着父辈们的语言习惯和思维模式。而据说,老家那边的成分是比较高的。这在当时,自然是一段羞于见人的历史。可从他们讳忌莫深的只言片语里可以体味,老家毕竟是老家,只要从那里出来,就会有一种不变的情结,叠加于年少时的依恋和成年后的不舍。

       也许怕影响到子女的前途,父亲几乎是不提老家的,却在退休后和母亲一起回去过。回来后父亲难过了很久,好像是老家那边只有他的老姐还在,日子过得很清苦。以后的每个月,父亲会从工资里拿出一部分给老家寄去,直到他老姐离世。母亲从来不谈自己的父母,她嘴里与老家有关的物事,是一直接送她们姊妹上学的大黄狗和从毒蛇的纠缠中逃脱的老土猫。每次说到大黄狗在一次下雨后走失又在两个月后的一个深夜自己找回,脚跛了,肿得老高,母亲就会眼泪汪汪,弄得我们都心酸酸地似哭非哭、似笑非笑。而这些,构成了我对老家印象的全部,全加起来,也嫌不够。

       老家由此被束之高阁,再没有想过去深入探究。此次的动用,完全着眼于先生的态度。先生对老家,显然有着与我不同的情愫,每每提起,都如他母亲一般地眉飞色舞。听得多了,就产生了错觉,好比是先生的老家成了我的老家,我也在那儿生那儿长了,就如嫁出去的媳妇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

       之前听婆婆提到过,说她娘家的老屋因为家境贫困在解放初期以300元的价钱卖掉了,房子的框架也未保住,但她带先生住过的婆家的老房子虽已易手却至今还在。老房子有别于老屋的地方,在于它是解放后由政府分给的公产,以后又转分给了别人。尽管如此,春节跟随先生回老家,还是想着要抽空去看看。这于我,是某种探访与忖度的联想,而于先生,该是追忆与回顾的重合吧。

       在茂县的日程排得很满,每天都在亲戚们的家里打转。走人户,吃酒碗。可我的心里却因此而留着足够的空间。刚到茂县的时候有些失望,因为“5.12”地震后援建的新城差点儿覆盖我对老城满含深意的想象,尔后听说老房子仍在,立马又充满了向往。伟老表自告奋勇,主动带路,嘴里却念叨,“你们这些从大城市来的人喜欢怀旧,希望老房子都保留,哪知道住在老房子里的艰苦。我们盼得是推掉老房子,早点儿住上新房子。”。强老表现在就住在新房子。从强老表崭新的新居出发,沿河开上一小截儿柏油路,再步行穿过一条狭窄的石阶,就到了先生小时候住过的地方,而这距离先生大妈的瓦房,仅有一小截儿陈旧的土路。印象中,瓦房里的地面好像也是泥土的,很老土了。

       无法置信,眼前这座老态龙钟的木板房就是先生小时候的居所。摇摇欲坠的两层楼,竟未毁于地震的强波,而且至今依然有人在旧物利用,将之搞成了简易饭店和茶楼,只是因为加固,而将墙体部分换成了并不协调的灰砖。以前的一楼住着先生的婆婆一家,二楼和侧房则住着另外两家。先生没有见过爷爷,却从小和婆婆住在一起,与他的堂姐妹一样,与婆婆有着极深的感情,自然与这处房子也有了感情。先生还依稀记得房子的结构,好像是从外至里一顺溜排开的小三间,过厅、卧室和厨房,紧巴巴地一间套一间,走出厨房就到了后院。后院照理不会大到哪儿去,但在小时候的先生眼里却是不小的。他的梦,是从这里开始的。

        茂县往年的初春还有很多的雪。出门,抬头,满眼满世界的雪。可近年的同期要看雪,就要上山,走到土地岭或九峰山,才有尚未消融的残雪和凌冰在金色的阳光下,发出炫目高远的白光。这就是老家了,留给人晶莹透亮的感想。在不断打滑的雪地上,人们会忘了年纪,跑着跳着打雪仗。老家的几晚,睡得很安稳,很踏实。

 

也是回老家——2011年春节记忆(二)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和静表姐走在茂县土地岭的雪地上)    

 (文—小鱼儿 摄影及后期PS—任逍遥)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