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哀逝【原创】  

2011-04-05 22:26:32|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忧伤【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公公在其母亲的坟前祭拜             
 
       去年十月过后,公公好像在一夜之间就置换了人格,从东山的山头转到了旌湖的桥头,达观的性格陡然间变得忽忽不乐。开导、劝解,看病、吃药,都不管用。时逢先生老家的堂姐来电,说婆托梦称她的房子漏水了,她好冷,跑去一看,果不其然,婆的坟上莫名地裂开了一道缝,遇到刮风下雨就会向里渗漏。通灵的事有些诡异,不信则罢,可信则灵,谁也说不清楚的。婆婆妈就说老人家一定是受凉了,公公是老人家最出息、最孝顺的儿子,好久没去看她,她有些怨呢。于是听人点化,在市场上买回香烛和纸钱,盛满酒,点上烟,在阳台上朝着老家的方向摆好,祭拜了整整七天,通白、许愿,祈求老人家保佑全家平安,又托人修补坟墓,计划在今年清明节前赶回去,向老人家当面谢罪。
 
       先生的婆葬在老家县城外一座无名山上,历经了数年的风雨雷电都安然无恙,此回坟上的裂纹多半是“5.12”的时候给震的。有关地震的破坏力,先生那边的亲戚都记忆犹新且深信不疑。托梦事件之后,先生的堂弟花了三千元请人维修坟墓,还在墓碑的上方特意添加了一道紫红色的琉璃瓦,婆婆妈则特意吩咐先生给故去的婆买了一套纸别墅。可待准备就绪,临到走时,公公却因身体不适,心情烦躁,不想回了,谨让先生和我代表他的意思。代表虽然不成问题,但意思终究不是那层意思。最纠结的是,公公跟自己过不去,一家人都过不去,公公心里难过,大家也都跟着难过。都以为,或许在老家呆上一些时日就会好起来的。于是,好说歹说的,总算在节前两天,经过多番开解和说服,在一种没有定数的期待中,先生和我,载着公婆及都江堰的嬢嬢,一同回到了老家的县城。
 
       茂县的老家没有预料中的冷寒,四月初的天已和省城一样开始回暖。先生的婆安葬的那座山,看着不高,却全是一墓墓相隔不远的坟冢,婆的坟茔就在这山的半山腰上。这里丧葬的习俗仍是土葬,又迷信死人不走弯路,因此需要十几个人肩挑背扛,一鼓作气,以直线距离,从山脚将棺材抬上山。这是件不轻松的苦力活,就是想想当时的劲仗都让人咂舌。 从山脚到山腰其实不远,头晚下过一场雨后,通往坟山的路面有些打滑,即便是打甩手,要一口气爬上去还是有些吃紧。如果不是因祭奠燃放的炮竹,这儿的一切原是安宁而肃穆的,并没有阴森森的感觉。只是山上腾起的烟雾,使得整座山都灰蒙蒙的,就像罩上了一头忧伤的白纱,不伤心,也伤感了。 
       
       上坟的规矩好像要趁早,才上午九点,就已经有完事的人拿着铲子、背着背篼从山上返回。也许是因为这里的天气,怪怪的,每天中午十二点,准保起风。给先生的婆扫墓的人,除了早就等在墓前的文哥外,几乎都是公公一边的亲戚,公公的大嫂,也即大妈,以及先生的堂兄弟姐妹,算上我们,一行十五人。大妈头脑清晰,身体还算硬朗,爱开玩笑,又逞强,但毕竟已近八十,体力自然不济,是王二哥和叶四妹轮换着背上去的。文哥是婆婆妈这边的亲戚,是婆婆妈的大姐,也就是这边的大妈的五女婿。他一早候在那儿,好像是因了手里拎着的那只公鸡——在之后的程序中,有一道是滴血祭坟。
 
      人到齐后,祭奠仪式正式开始。插上红烛,供上水果和腊肉,由公公打头,先男的,后女的,各人不紧不慢、按步就班地轮番着上香、烧纸、叩头,口里念念有词。之后,又绕到坟堆的背后培土,还用黄色的纸钱盖在坟上用小石头压住,这大概是一种驱妖镇邪的讲究。随后就轮到了我。这里的场面,和平常知道的大同小异,我却不能疏忽。看别人的举动,便跟着效仿,看别人念叨,也想动嘴却不知该说什么。跪在婆的坟前,第一次的感觉,很遥远,也很空蒙。叶三妹就在一旁提示,赶快通白,告诉她你是谁,叫什么名字,来干什么,祈求她的护佑,她就会记住你保佑你的。婆婆妈则跪在身边帮腔,一字一句地说,妈,是您的孙儿xx带着您的孙儿媳妇xxx来看您,给您烧香,还专门给您买了一栋房子烧给您住,您要保佑他们喔。我仍是张不开口,心里默念着,婆,保佑爸,保佑你的儿子!保佑我们全家!保佑大家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随即便是一磕头、二磕头、三磕头,一张接一张地烧纸钱及印着大额数目的阴币——这些由阳世的人按照自己的喜好印制的东西,除了聊表子孙们的一点儿心意,阴府里恐怕是不时兴的。
 
       滴血祭坟不知是不是这里一种特别的风俗。以前听说过,也可能是在书上或影视里看到过,反正是知道,却没有亲眼见过。现在就在眼前,我却没敢看。鸡是文哥特地从庙里请来的,拎在他手里,可怜吧唧的,不停的扑腾、叫唤,随时等候着挨刀,可能是明白死期已至,叫得就更惨。文哥杀鸡的动作估计是很麻利的,因为很快就没有鸡的声音。流出的鸡血先是用碗接住,再次跪拜后就顺势洒在了墓前的地面上。我把头转向了一边,看着脚下的公路和行道树断断续续地伸进了一汪朦胧的水雾,听着耳边响起的阵阵鞭炮宣告着祭拜仪式的结束。然后,又转头看着沧桑满目的公公,很想说,爸,别感伤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人生无常,还是应该简单地生活。把你的忧虑传给我吧,我比你有资格。只因为,多年以后,那些定无居所的孤魂中,极有可能,有一个就是我。
 
       惟愿,惟愿,公公能够尽早恢复!

                                                                         

永远的忧伤【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先生大嬢的坟茔

 

                                                                        悲哀是一道桎梏生命的符咒

                                                                        在停止的思想中无可替代地痛

                                                                        快乐却象另一个世界吹来的风

                                                                        在寂寥的眼中舍不得停留

                                                                        可又把我带不走

                                                                        我成了一滴水做的珍珠

                                                                        铁定要在痛苦中流淌成岁月的沙砾

                                                                        茫然地匍匐在祖先的碑前

                                                                        对着命运的影子饮泣痛哭

                                                                        活着的人都不会懂

 

                                                                        有一天我会住进坟墓

                                                                        用虚无的结局向这里的人低声倾诉

                                                                        而悲伤被永远地留在了尘世

                                                                        象涅槃轮回的骨骸

                                                                        幽幽地来,滚滚的走

(文、摄影——小鱼儿 )

 

【补记:说来也怪,从老家回来后,公公的精神面貌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但的确好了许多。所以,这篇文章写完后,一直没有贴出来。公公是个超好的人,待我就像亲生女儿。今天是父亲节,我专门给公公选了一件棉质的蓝衫,公公很喜欢,马上就换上了。2011.06.19】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