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荷叶深处【原创】  

2011-07-18 01:18:59|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荷叶深处【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新都的老桂湖是以遍堤的桂树而出名的。但在夏天,这里的荷花也是远近闻名。想必是庭院深许,锁住的荷花都要开得晚些,荷叶却比近日里看过的要大许多。偌大的荷叶托起凤毛麟角的花蕊和骨朵,在满塘的翠绿中落下了深宫粉黛娇羞的应景,感染了慕名前来赏花和摄影的人,断不会少了我们。从午时至闭园,耗时五小时,终换来花簇锦攒的享受 。累了热过之后,在池塘边的简易茶摊泡上一盏桂花盖碗茶、一杯荷花玻璃水,闲闲地打望,时针就在长焦广角的替换中,幻化为逐渐飘远的桂花香和愈发泛白的荷花瓣。
 
       有人在时光里唤我,笑容恍惚,待近到跟前就现出了眉目。宣姐,锦江政法界曾经的女能人,与青羊、武侯的胡姐和冯姐齐名,共为五城区同行中小有名气的“三萍”。她说几天前正和几个老熟人聊到我,说当年要是我不走,就该是什么什么了,或至少是什么什么了,又说那晚梦见了我,在一处与今日相似的水边,还说四川人真是说不得,一说就碰见了。是可谓世事难料。老朋友,相逢就好,而旧事,却不可言说,说了也白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况乎吾辈之凡俗。
 
       人生是不能搭了又拆的戏台,人人都是台上的戏子。没有替身,只有花絮。很多时候没有等到谢幕就已下台,且卸妆之后,不论演得好坏,都已是翻过的历史。改不了脚本,又不能合上重写,只好坐于台下,当个与世无争的观众。遥看台前幕后三国鼎立的故事演义,只需一个平常人,一颗平常心。当年这升庵祠的老故主杨慎,嗟叹半生,不也是“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散场总在热闹后。走入后台,看惯了素颜青丝,看透了世事沉浮,却看不破红尘迷雾。到如今,佛眼相看,入得了眼的竟都是燕语莺啼,花朝月夕。
        
       摊开散乱的回忆录,哪一页不是站着一个熟人,或者朋友?只不过,熟人不一定是朋友,而朋友也都是分阶段的友谊。无意翻开,总会有这个或者那个等在那儿,友善地看着。尽管有人的心态,仍然是说不清楚。两周前的一个下午,原所主任打来电话,说丛老师要退伙了,晚上给她饯行,邀请我一并参加。本累了一天,又刚回到家,拟婉拒不去的,可一和她通上话,声音就变了,眼珠也红了,撂下电话,立马就从旌城出发。整一个小时,饭还没开局,就已赶到了。当时的想法就一个,人是我介绍去的,今个儿要走了,该去送送她。前日打开手机,看到菲菲简短而明快的短信:明日到你处。人走茶凉,这是规律。难得有人在多年后,偶尔的,会想着。
 
       岁月是什么?怎会在闷热的当口,带人走进荷叶深处?走得远了,回不了头,却冷不丁地在暗绿的荫凉地,显出一簇又一簇的亮色,冁然一笑地冲着我。
 

荷叶深处【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文—小鱼儿 摄影及PS—任逍遥)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