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白纸黑字【原创】  

2011-07-28 10:05:40|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纸黑字【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左起:甘外婆、曾祖母【卓姓】、刘云仙【母亲的亲姐姐,已夭折】、外公的兄弟【李姓】、外公)

 

        雨正大,雷声不断。从敏表妹家阳台的玻璃窗看出去,连绵的雨像挂在水帘洞的瀑布。敏表妹和她老公上班去了,芬表妹及她的两个儿子,还有可欣都在休息。芬表妹的老公照例打来国际长途,今天的内容好像是汇报买的一只什么鸟,好在妻儿不在家的时候弄出点动静。我闲坐窗前,翻看手边的老照片。只等雨小点,还要一同出发,去温江和金沙遗址。

        昨天到海嬢家拿老照片,不是太碰巧,遇上他们许久没逢的停电。十六楼哎,只有皮耷嘴歪地走上去。还好,拿到了老照片,还翻拍到其他一些珍贵的记忆。而且对芬表妹一家而言,将是一截儿有意思的插曲。海嬢的老照片是我以前看过的,怕以后遗落而遗失了家史,就在海嬢的耳边提了一句,当然是很大声的一句,因为海嬢的耳朵不是太灵敏,人却很热心。

       真得感谢海嬢,让我们有机会了解家族的身世。一段真实的人生虽然时过境迁,但不论是非黑白,都是历史,不能篡改,也不必复制。一些盖棺定论的东西,雕镂着某个时代的印记,死去了,就不会活过来。而了解,仅仅为开卷有益。

       母亲的娘家很复杂。因为复杂,她们/他们兄弟姊妹之间的排序搞得我们小辈很眩晕。母亲的姊妹弟兄很多,粗略一算,也有十个。母亲之前,听说有个叫云仙的姐姐,尚未与其后的弟妹谋面,就已夭折了。这个小人出现在海嬢加印给我们的老照片上,被外公的兄弟抱在怀里,弱弱地表明,她来过这世上了。照片的背后有海嬢细致的注释,较真的她又在电话里强调,这仅是她道听途说的往事。母亲由此成了老大。弟妹们都是母亲招来的,就叫她招姐。母亲之后的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都是女的,在我们这辈,照例该是二孃、三孃、四孃、五孃的叫下去,但这里的称谓却与寻常人家的叫法有些迥异。排行老二的,不是二孃而是八嬢。之所以如此,听我哥说是因为她生在八月,立秋之后,名字里就贴上了“秋”的标志,上辈的就叫了八姐,我们这辈也都顺带叫了八嬢。八月桂花香啊!外公喜欢桂花,小时候的八嬢想来应该是吃香的。接下来的海嬢是母亲的亲妹妹,名字中并无海字,其他的弟妹却叫她海姐,而我们则延续着叫她海嬢。海嬢说这是因为她命里缺水,没有水会死的,所以小名就叫了海子。再之后,是芬表妹和敏表妹的母亲,应该叫四孃、五孃的,却叫了大孃、二孃。芬表妹叫我的母亲为大孃,我叫芬表妹的母亲为大孃,两姊妹在我们这辈的表兄弟姐妹中并称大孃,看起来杂乱无序,实际上却有章可循。明眼人清楚,这是一夫多妻形态下同父异母的格局。以此类推,再再之后的四嬢,在所有兄弟姊妹的排行中并非第四,而是第十,对她的称呼来自于她亲生母亲的坚持,她是她母亲膝下的老四,她的母亲不愿认可外公其他的子女,坚称她老四,大家习以为常后,就成了我们这辈人的四嬢。而母亲的弟弟,我只见过两个,大舅和二舅,印象深刻的,也是他们。这是一段人微言轻的历史,母亲鲜有提及,她现已风烛残年,躺在病床上,把唯她知道的一些故事封口于无人能解的独白。

 

白纸黑字【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前排左起:四嬢、二舅和三舅;后排左起:大嬢、大舅、八嬢、二嬢)

 

       外公和外婆们,对于我们,有着隔世之感,直到见到了绝无仅有的老照片。外公是个文人,能说会道,博学多才。据说民国时期,他先在重庆至成都的某县担任邮政局局长,后又跟随文人办学的风潮,在成都开办女子学校,还在新华社成都报馆任主编,同时兼任成都一著名中学的校董和参议长。外公一生有三妻一妾。甘外婆是我母亲和海嬢的母亲,外公的正房。可能是没能为丈夫生育儿子的缘故,在外公到成都发展的时候,被留在了老家侍奉公婆,没见过世面,却亲善贤德。海嬢提供的老照片上,她穿耳环、戴手镯,手里还拿着那个年代时兴的小姐扇,双脚呈粽形,是典型的三寸金莲,却在经济困难时期因饥饿挖苕根充饥被生产队长发现,而被罚跪、吊半边猪后上吊而死。曹外婆是外公的学生,因为崇拜外公的才华而嫁给外公。曹外婆的娘家是自贡的盐商,家境好,底子厚。出嫁时,娘家陪送了三口盐井,外公则靠着这些陪嫁开始起家。曹外婆脾气好,为外公生育了两女一子,还很善待外公其他的子女,婚姻却依然不幸。其间的缘由,芬表妹相对清楚,我就不便多嘴了。而外公的另外两个女人,八嬢的母亲高姨娘,四嬢的母亲黄姨娘,我不是太了解,也不是太想说,就直接省略了。

        

白纸黑字【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甘外婆)  

 

       一夫多妻,或三妻四妾,是古时候的婚姻观,民国后,民间仍然盛行不止。其实质在于,在重男轻女、传宗接代的观念下,将男人的花心合法化。男人们在充分享受性刺激的快乐时,将一个家庭的女人推到了争风吃醋的位置。外公就是如此。他在给他的女人们带来子女的同时,也给她们带来了永远无法释怀的痛苦和终生不能化解的矛盾。所幸,外公还算重视子女的教育,他的女儿在那个文化沙漠的年代几乎都上了大学,读了川大或川师。

       外公的情感故事影响了两代人的婚姻观。芬表妹和她的母亲就是典型的例子——她们都找了与外公经历相反的理工科的书呆子做老公,过着快乐无忧的日子。事实证明,她们的想法和做法不无道理。年轻时的芬表妹美丽、娴熟,追求者众。她不知道自己该找什么样的人,却知道自己不该找什么样的人。她用了简单的排除法,排除了母亲告诉她千万不要涉猎的人群,比如文人、艺人、医生和家庭关系复杂的人,从而也简化了自己的幸福人生。她们单纯地认为,不是那些人不优秀,而是他们或情感太丰富,或行事太冲动,或阅历太复杂,或关系太纠结,自己应付不来,也招架不住,就只好避而远之了。芬表妹对文人的看法有点类似我的一个女性朋友,那位朋友说,文人也不是不好,就是太容易与人产生共鸣了。言下之意,用周立波的口头禅表述就是,你懂得的。

        

白纸黑字【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前排左起:八嬢、大嬢、曹外婆【曹緼礼】、二嬢、海嬢;后排左起:伯父、母亲、孙阿姨【外公世交的女儿】)  

 

       海嬢的相册里收藏了一张尤为珍贵的全家福,客观地再现了照相当时的家庭面貌和照片毁损的时代背景。照片上本来有九个人,空白的地方原来坐着外公。孩童时候的大嬢充满稚气地站在那儿,是外公被剪掉后挪过去的。外公的形象是文革期间被海嬢剪掉的。那时候红卫兵破“四旧”,到处抄家,海嬢又惊又怕,舍不得毁掉照片,又恐被人发现,就想出了舍卒保車的招数。这张照片的特别就在于此——在照片残缺的空白处,能看见一个家庭的没落和一个时代的扭曲。

      

白纸黑字【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成都饮马河街15号的老房子。从左至右分别是:八嬢、海嬢、黄姨娘及她的子女)              

 

       外公在成都曾有过不少的家产。海嬢印象深刻的,是饮马河街的老房子和金家坝的大房子。金家坝的房子规模不小,据说有二十多间,都是曹外婆在旧政府做事的三舅爷送的。“知道吗?那里有棵白果树,很粗很大,要两三个人才围抱得过来呢。”,海嬢以不容置辩的语气向我强调的时候,我的眼前就浮现出小时候的嬢嬢们在这树下玩耍的情景,跟《家.春.秋》里面的某些情节有点接近。而我有些概念的,是北巷子的房子,据说当年那巷里好大一片都是外公的。这些财产,在解放后全部充了公,成了相关部门给外公定成分的依据,只划了北巷子很小的一处给当时没有地方可去的舅舅。后来舅舅病逝,房子拆迁,就在抚琴小区置换了一套二居室,由白嬢和表弟居住至今。而外公和他的家眷们,结局均不堪提。好在,外公的本质是知识分子, 他的子孙们也都秉承了知识分子的本性,成了一些行业的技术骨干和专业人士。历史就是这样地无情,不翻也翻过去了,静静地存放在我们没有记忆的年代里,斑驳泛黄,模糊不清。 而我,在合上这些照片的时候,竟看见我们的子孙,站在我怎么伸手也够不着的地方,看着我们的照片和文字。......岁月更替,白纸黑字。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