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爱不会与黑暗为伍——致错位、幻想的迷情者【原创】  

2011-08-27 10:57:12|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不会与黑暗为伍——致错位、幻想的迷情者【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爱是什么?爱在哪里?当停留于口头的爱说到极致,短暂的网恋幻想取代锅碗瓢盆交响曲的时候,爱的厚重变得轻薄,爱就真的贬值了。嘴上的爱情,炙手可热,再热闹,也都是纸上谈兵。当现实的婚恋都不可信时,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真爱无敌。爱,是不会让被爱的人从一个黑暗陷入另一个黑暗的。这年头,恋爱自由,婚姻也自由,没有什么障碍不能逾越,没有什么牵绊不能克服,没有谁拿着枪架着谁的脖子,让娶这个而不娶那个,何苦搞得生离死别,拉着无辜的人殉葬呢?没有承诺婚姻,不能给予家庭,本身就说明爱得程度不够。退场的人,如果头脑清醒,尚存自尊和血性,会就此远离,远胜于扳缠不清地骚扰他人的婚姻。此时的离去,与爱或不爱无关,却与人性的善良、人格的高贵,以及心理的健康、心态的阳光与否相关。

        王子和公主不是任人都能当上的,除却姣好的容貌,必须帝王的世袭和皇室的血统。当然,谁都可以自封,但我们知道,这仅是痴人说梦。非当不可,那就只有做梦。可即便是在梦里,一切都显混沌中庸,麦秸和豌豆终非同一物种。麦秸王子的身边,已站着明媒正娶的麦秸公主,请睁大妒意朦胧的瞳孔看清楚。该明白,岁月老大不小了,王子不再是王子,公主也不再是公主,早该晋级为各自王国的国王或者王后,除非自己实在落魄,而不为王国所重用。

        亚当和夏娃是特定的。作为上帝造人的第一对男女,创世纪的第一双夫妻,他们的结合是唯一、专一和纯情的。偷食禁果之前,他们是处子之身,从未委身其他异性;偷食禁果之后,他们被逐出了伊甸园,并因此懂得了廉耻,不会祸害他人。伊甸园里很干净,没有来历不明的男女,也没有交媾的性,只有柏拉图式的爱情。可建立在无辜者痛苦之上的快乐,兽性多于人性,怎配称作爱情?如果连伊甸园的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哪有资格以亚当和夏娃自居?就连被逐出,都缺乏赖以生存的园地。一些见不得人的糗事不要炫耀,虚荣心再强,也不该让看到的人都替你害臊。

         法定的夫妻也不是想当就能当上的。很多人期盼了一辈子,愿望却依然落空。这样的结果,与他人无关,而关乎双方的缘分以及各自的心里定位。不是你的,就不要试图占有;不能占有,就不要试图破坏。破坏人家的现在和将来,等于埋葬了自己尚存的良心。

        没有比分手后,还要霸占对方的身心更好强,更霸道,更贪婪,更具占有欲的了。就连祝福,也是心存虚伪,暗藏杀机。面上祝人幸福,可当人真的开始幸福或正在幸福时,又哭哭啼啼,不依不饶地不放过,企图卷土重来,陈仓暗度;甚至还自甘沉沦,再次充当地下情人,直到虚荣心得到充分的满足,心理平衡了才算善罢甘休。不诚实,不本分,不良善、不地道,却偏戴着纯情的面具。真心的祝福,会默默地放在心里,不干扰别人,不图谋回报;高尚者,甚至不让对方知道。而索取后,动机已就不纯了。       

        爱比婚姻长?这样的比较,应该来自于相同的试验对象。不能在同样的人身上体验爱和婚姻,得出的结论自然就没有可比性,也没有说服力。如果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借用周立波的语言就是,“如果没有坟墓,爱情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入土为安的爱情总比暴死街头好吧。”。

        不要自以为是地以为唯有自己住进了对方的心。没有机会认识对方的亲戚朋友,没有条件进入对方的生活圈子,本身就说明,没有人愿意提供这样的平台和环境;同时也说明,你对对方的了解是片面而有限的。能够成为夫妻的男女,除了情分和机缘,双方的目的和初衷是一致的:相濡以沫,白头偕老。没有人娶妻嫁人,是为了相互折腾。能够住进共同的婚房,早就住进了彼此的心。只不过,心脏很小,心却很大。有人的心思应了一句老话,叫“人有多大胆,心有多大产。”。心房里的人,谁能看得见?仅凭嘴说,可以信么?天花乱坠、花言巧语,也未必可知。        

        不要幼稚可笑地以为自己的经历才是爱情。现在的人都不是傻子,没有爱,是不会托付终身的,除非其中掺入了杂质。假如灵魂不能亲近却交付肉体,能算是人么?假如欺骗和背叛能够寻欢作乐,还有灵魂么?没有灵魂,没有心,信任还有意义么?陌生也罢,孤魂也罢,无家可归也罢,此情此景下,也都等于零了,也都只能罢罢罢。忍心跟爱作假的人,可以跟他人掺假,也定然跟你掺假。而你,可以自我作践,也可以自欺欺人,却断不可以伤及无辜。

        没有堂而皇之地成为人家的正室,没有风风光光地坐上法定的交椅,就不要委曲求全地躲在阴暗的角落,成为人家茶余饭后的点心。否则,可能是傻,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不甘,可能是仇视,可能是好胜,可能是犯贱,可能是居心叵测的潜伏,可能是不能节制的私欲,可能是因爱生恨的的掠夺,可能是技高一筹的报复,却单单不是爱、无私和包容。越来越隐秘,越来越不为人知的私情,注定是远离阳光、空气和水的。而一直与阴暗和晦涩为伍的生物,离黑暗也就不远了。

        不见天日的私情是不被祝福的。捂得太久,迟早都会生霉;而一旦见光,则必然发臭。到时候,被人诅咒是必然的,被人奉上耳刮子也不为过。当一段私情已不怀好意,当所谓的爱伤及无辜,再善良的受害者都是要自卫的。你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情不透明,就把对方的家室当成了透明人,肆意侮辱,使他人的生活蒙羞。当见不得人的东西,视若无睹地从人家的心脏穿心而过,人家的心就被捅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大窟窿。让人流血,还失血过多,老天就会让你哭在后头。这种时候,故伎重演,释放眼泪和肉弹,不会让人同情和内疚,只会惹人蔑视和厌恶。因果报应,这一切早就成为定数。当滥情伤及无辜,爱的内涵就变得可疑了。伤害了无辜者的纯良和情感,践踏了受害者的人格和尊严,人生就落下了洗不干净的污点。人,应该有起码的道德底线。

        把人家画的心放回原处,因为那是人家蜜月的印记。傻里吧唧地拿着,是很滑稽的,而心安理得地享用,则不道德了。人的一生,有多段感情,思念的,自然不是身边的。你不会因为没有成为身边人,就饥渴到画饼充饥的地步。看见那颗心吗?还有那块哽在心口的石头,坚硬、洁白,却千疮百孔。

        别相信孔乙己的鬼话,以为读书人是拿不是偷。偷人、偷情、偷欢、偷心,都是偷。而偷,是可耻的;偷来的东西,最终都是要还的。还了,还是没有得到,却还背上贱人的名声。肯定不划算,可都是自找的,怨不得谁占了谁的便宜。因为,在投怀送抱,自动送上门去的当会儿就该想到,不耻的行为,已然无效。

        别迷信文人故弄玄虚的废话。煽情,好听,可以聊以自慰,却并不中用。下辈子,谁知道?这辈子遇到了,都不能正大光明地要,下辈子,谁信呢?等着吧,改不改名,都不会有人来找。住在踏实的婚房,胜过飘渺的心房。毕竟,在同一屋檐下的朝夕相处,才是真正的牵手。我们是高智商的人,不是任人宰杀的鱼,也不是随形而变的水。有谁见过鱼流泪,又有谁见过水有心。水性,注定是要扬花的。与其如哽于喉的相逢,还不如相忘于江湖。对于轻率、轻浮和轻薄,只有一句话奉送:走就走吧,不送。因为,对自己,对他人,对未来,对人生都不负责任、都心存欺骗、两面三刀的伪善者,实在没有好言相送。

        年轻时很崇拜哲学,因为不懂。后来明白了,哲学就是简单的复杂化,复杂的不消化。哲人哲语,就是玄学加谜语。把你搞晕了,哲学就深奥了。很多人崇拜周国平,由崇拜转而羡慕,因为他推崇“宽松婚姻”的架构,还寡廉鲜耻地主张,“即使在婚姻里,也不妨保持与异性交往的自由,包括性自由。”,“问题是周国平将它局限为他的单方面的性的自由。还在他的第一次婚姻里,他就开始了与他的第二任前妻的浪漫爱情,仍然是在第二次婚姻尚未解体,他又与比他年轻22岁的现任妻子开始了新的恋情。这,便是‘宽松婚姻’的理论带给他的美好后果了。”,“我不能理解的是,一个已婚的男人,要求妻子顺从他喜欢女孩的天性,而且还那么振振有辞,我不知道他是人还是什么其他的种类。”。【引自『闲闲书话』:真性情与伪君子的职业道德——评周国平的《岁月与性情》——作者:西域的忧伤】

        过去的都过去了。让所有的离去,都变得淡泊和从容吧。再不要以一种不光彩的途径和方式,将一段原本有些美好的回忆,阴魂不散地纠缠于他人的婚姻生活。一个不阳光的阴暗心灵,连自己的心理辅导都成问题,又如何去光照他人呢?

       不要辩解了,不要。要的是,善良和真诚,时间和沉默。

(图片从网上下载)

  评论这张
 
阅读(2222)|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