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为谁而生【原创】  

2011-10-10 11:36:48|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亲情输氧【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为谁而生?这不是秋天的话题。当秋风陷入沉寂的时候,每一片落叶都在幻灭的跌落中,完成了自己不值一提的传记,从此销声匿迹。于是,在秋叶寻找的葬身之地,春的胚芽开始孕育与生有关的事宜。

       死,似乎比生更容易。当生让人感觉不到好时,放弃生命显然唾手可得,比抓一根救命稻草要方便得多。可我们却无法被收藏,我们都是自己的藏品。我们的传人,不是遗传了自身血脉的子嗣。我们的容貌、声音和体型可能被克隆,可我们变化莫测的思想却无从复制。无法把握的思想,是人活着的价值。

       为谁而生?命运,还是自己?复活,还是重生?

      “我不知道生命是什么,我只能说生命像什么。”,冰心曾经如是而说,并由此“不敢说来生,也不敢信来生!”。保持宇宙平衡的万有引力,让人感受到地心带来的重力而不至于脱离赖以生存的地球进入个体的游离。人的失重感,如同幸福感的偏移归结于自己在双重性格之间的游弋导致了归属感的缺失。在寻找快乐的过程中,一些轻如鸿毛的品性,譬如轻薄,轻浮,轻率和轻佻,轻易地成为我们难以承受的生命之轻。我们的伤感,来自于此。由此遭遇的不幸,都是因为自己。在获取和得到幸福的同时,一些不能自制的私欲在内心建造了一个倒错的失乐园。

       人和“自己”很近,只有一墙之隔的距离,却就此隔开了真实和本性。本真的迷失就在于,这一墙之隔的墙缝里藏着的自私在墙外被扩张成为私欲。而自我是“私”字要命的面子,自信是面子自持的外衣。人戴着面具,穿着外衣,都是为了包裹丑陋的私心。一部分的人只为自己而生,为生而生。

       从出生的那天,我们就被界定了性别,并进而被冠以可能的社会属性。我该是谁的女儿。母亲的,父亲的,也可能是世界的。我曾被扎着蝴蝶结穿上花裙子,窖藏在命运的后花园,描鸾刺凤,吟诗作赋,等候在适龄的花季,而不顾迎面而来的虹销雨霁或者酸风惨雨。尔后,我该成为谁的妻子。爱人的,丈夫的。准确的说法,是丈夫的。因为,这可以适用于任何结了婚的女性。再之后,我该是谁的母亲。母亲的称谓,是女人一生中最神圣的身份。没有做过母亲的女人,无法不辜负母性身后的使命。每一个“我”都有一个对应的“你”。我们和有缘的人爱抚,然后在眷恋里变成了刺猬。相拥着取暖,又感觉到扎手。我们痛恨用情不专、三心二意,却又无奈于配偶的“你”以此来牵愁惹恨。

       亲情意味着责任,而不是别的;亲爱意味着懂得负责,给爱一个附着亲情的家。生活悠长的味道,是家庭里的人共同烹饪的。我们常在至情至性的小我中,忘记自己姓谁名谁,从而也常在父母的失望,配偶的遗憾,子女的抱怨中后悔。想想自己都做过什么不该做的,又甚或该做的没有做或做得不够,就明白因果报应不是说着玩的。“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倒地上。”(米兰·昆德拉),我们唯一能做和做好的,就是自己份内的事。我们应该知道,家人才是我们的亲人,亲情才是最充分的选择。从容地面对人生太多的问题,需要我们用大脑而不是霍尔蒙思维。   

       当漂泊的笙歌穿透物是人非的百叶窗,一声声地散于光影点缀的冷香,我们坐在拥挤的时间里和家徒四壁的躯壳直言不讳,才发觉是寂寞在自言自语。身不由己的灵魂,早就象执念一样地人间蒸发,下落不明。我们由此而轻松,不管来不来得及,都用不着和谁告别。“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至死都不明白为谁而生的人生,是不堪回首的。

(文—小鱼儿 摄影—任逍遥)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