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嬗变——分手后做朋友之后遗症一【原创】  

2012-12-17 18:32:56|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手后做朋友之后遗症【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一起分手后做朋友之节外生枝的典型事例。

A女随夫参加其结拜兄弟姐妹的聚会。可每次这样的聚会,都有一个与结拜无关的女人参与。这个多出来的女人,不必多想,就是戏外戏的中心。而且很显然,结拜兄妹的聚会变成了联谊扩大会。可再怎么扩大,按理也该在兄妹们的家属中进行,而轮不到这个既非结拜成员又非成员家属的女人。她公开的身份,是各位结拜兄妹曾经的同事;她私下的位置则相对特殊,说来也都是过去式,却在她心中分量不轻——A女的丈夫曾是她的初恋,她主动追求过他,没成;后来各自成了婚,多年后再见,发生婚外恋,各自破坏了对方的家庭,却依然没成;各自再恋爱或再再恋爱,直至双方分别再婚,其间依赖结拜兄妹的聚会,见了一面又一面。

结拜兄妹中,对此女的介入,抱有各自的看法。 男性中,和她关系接近的,除了她的初恋,就是与初恋最铁的哥们和一个追求过她的人。初恋是她曾经做过的梦,她可以在枯燥无聊的现实生活中,通过参与有初恋出席的聚会,回味诗情画意的昨日重现;初恋的哥们是她的跳板。在这层微妙的男女关系的维系上,这个跳板很重要——进,可顺水;退,可缓冲。既加固了人情,又增添了保护。追过她的人是很必要的幌子,在持续见面的过程中,需要这样的幌子做掩护,而求之不得的是,他不是知情者,正好可以让她施展分散注意的障眼术。女性中,和她关系密切的,唯有纯朴而善良的老大,在无意间成为其接近并拉近与初恋关系的纽带。她的情感历程中,这是个尤为关键而不可或缺的角色,是她除了初恋外,最关键的一步棋子。她无疑是个极有心机的人。想当初,她就是利用老大在结拜兄妹中的身份和地位,和初恋套近乎,拉上关系又重续关系的。结拜兄妹中的其他人,对她抱的态度,是可有可无而不太感冒,有的甚至是极其不感冒,不仅不感冒,而且还很反感。他/她们对她和初恋的事,知道一些大概却并非真正的知情人,却既不想得罪人,又不是太热心,只好抱着听之任之的态度而随波逐流。但不管怎样,以前学古人结拜,以为是很慎重、真诚的事,无端端地加进来一个对他们的兄弟满怀春心的女人,表面上虽然没有“稍堂子”(四川话,搅局的意思),但在友情的天平上,多少降低了结拜的分量而参杂了与之无关的暧昧成分,就如这群结拜的人被人悄然转移了聚会的重心,退位成配角,既渲染了气氛又烘托了主角,却还被蒙在鼓里酣然不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聚会次数的增加,一个不应常态的局面反倒成了错觉中的常态而喧宾夺主。虽然未经每个结拜兄弟姊妹的自愿,一个从未与大家结拜的女人,仗着大家的厚道和不同身份的男人的博爱,道貌傲然地登入大堂,成为结拜聚会的“正份儿”,且在这个原本与她无关的场合,比谁都敢说话。这不是一种正常的常态,自然会在适当的时间翻盘。因此,这种“常态”的打破,早被锁定在时间的预料之中。 

A女,是在其夫以各种理由,数次单独参加结拜兄妹的聚会而嗅到其中异味的。直到后来看到了合影又见到了人,数来数去,才发现中间多出来一个女人。再一深究,才明白其夫与此多余的女人之间曾经复杂的隐情。他们在公开场合除了偶尔打招呼,相互都不太说话,甚至根本不说话,但也不和A女说话,至少有A女在场的时候会如此。这让A女颇感费解和压抑。

其实分手后不见面也就罢了,既然要见面,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见面,就没必要故作矜持——明明人后比谁都更熟悉,却偏要在人前装得不了解或不认识,有意或无意地维持着某种神秘。这算怎么一回事?如果要避嫌,此女就该自觉退出;此女不自觉,A女的丈夫也可婉言提议,让其被动退出。既然双方都不避嫌,还要在分手后见面、做朋友,就应拿出坦荡、诚恳的态度。首先,旧情的当事者应主动向各自的配偶酌情相告,事先取得配偶的理解和认可,而不应刻意隐瞒,直到配偶有所疑虑才被动解释。这样的坦诚,既是对各自配偶的尊重,也是对过去恋情的尊重。既能让配偶们放心,又能让自己安心;其次,双方见面后,不该人为地把气氛搞得怪异而隔膜,就像一段毫不相关的过去,莫名其妙地和现在的配偶成了情敌,把他们变成两边都不让出头的夹心饼。这种尴尬的局面无关他人痛痒,他人不会关心,却使毫不知情的一方配偶无端受辱,或者让了解内幕的一方配偶倍感憋屈。如此而往,一旦发生冲突,不管实际情况如何,过去的当事者统统都脱不开干系,毕竟这样的局面是从过去沿袭而来,由此滋生的恶果,也是共同维系“现状”所致。就算其中有人没有参与,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真正的无辜者,是他们的配偶;而最无辜的,当属其中不知情者。

以前,此女都是以单身的身份参与这类原本与之无关的聚会,这次有所不同的是,她带来了新婚的第三任丈夫。按说,这是个皆大欢喜的好事。相互介绍后,各方还互敬了酒。A女在高兴之余,诚恳地邀请此女携夫参加将由他们主办的家庭聚会,她觉得凡事都是事在人为,只要自己诚心相待,两家的关系就会好起来,她甚至真的开始相信,分手后做朋友,在两个曾经有着感情过往的家庭之间还是可行的。可没想到的是,好景不长,麻烦就紧随而来,终于让A女幡然醒悟:此女需要的良好关系,并不想在两个家庭中实施,而仅介于自己和A女丈夫之间的那层旧情,并将A女和自己的丈夫排除在外。

据A女介绍,两轮敬酒过后,她随夫君落座,偶然发现此女之夫被晾一边,独坐发呆。此女却是视若无睹,顾自和人聊得高兴。她这点和过于自我的人很相似,把人往其朋友的场合一扔,就等于完成了携带任务,至于公开场合的照应和关注,基本都已省略而靠各人的生存能力。可这位新来就遭冷场的仁兄,不知是生性木讷,还是初次认生,使得A女善心大发,想都没想,就当着夫君的面,与之无话找话。但话题才开头不久,A女的耳边即传来一阵刺耳的聒噪。此女面呈愠色,言辞不敬,当着众人的面,对其夫一阵喝斥,又使嘴让人把A女支走。A女不知何故,却感觉好像与己有关,洗耳恭听,初闻缘由是其呼夫再敬酒,被婉拒而大怒,便主动坦言相告,唯恐夫妇俩因误会而生隙。却未料此女心魔缠身,恶语相向,指桑骂槐地直指A女。老大好言相劝,也无济于事。A女惊愕、愤慨之下,恍然大悟,明白此女不论是使计支开其夫,还是使嘴支走A女,目的都只有一个:不要A女和其夫搭话。原来此女早就画地为牢,由始至终都心存戒备。难怪A女的热忱总是碰上由冰块儿做成的屁股,虽然看不见,碰上就凉透。既然如此,此女应该带着她的丈夫,脱离原本与她无关的聚会。仅仅因为A女善意的无心之举,就能引来她当众撒野,那她次次瞒着自己的男人见以前的初恋,又是安的是什么心?假如A女也是这般的小肚鸡肠,是不是每回都可以骂她个狗血淋头?A女深受其辱,却深知任何回击都将当场引发舌战,不仅会牵连出自己的丈夫,翻开过去的旧账让人笑话,还会影响他们的夫妻感情,更会在混战中搅乱朋友的聚会,而隐忍未发。

事后,A女向人印证并获知,此女撒泼的真实缘由,是害怕其夫知道她过去的烂事。原来她明白有些事情始终是别人无法容忍的,还懂得两害相权取其轻,宁愿失态也不愿失去自己的婚姻。既然她不希望不光彩的过往,败坏其新人的胃口,难道就不能换位思考:其初恋的婚姻也不希望过去的影子来影射吗?何况她自以为是的言行刚好适得其反,分明是要激怒A女,挑起事端。这就是典型的“做贼心虚”,外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且不论,A女与她并无深仇大恨,不存在报复之嫌;损人不利己的事,A女也是不会做的,尤其还在丈夫的朋友场合。A女即便想送死,也不是这么个送法。这又应了“好人无好报”,“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老话。看人说话,分场合说话,是人最基本的处事之道。不是任何事都是可以说的,也不是任何人都配当听众。在什么场合,什么人前说什么话,反映出一个人的内在素养。A女的善良,遭致了虎落平阳被犬欺;此女的骄横,来自于男人的迁就——她以为自己是女王,任何场合都可以由着她放肆。可失态是次要的,失礼也可以不追究,但失心就真的无可救药了。 

       任何问题都不是一概而论的。分手后见面不是不可以,转而做朋友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先例。可问题在于,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尝试?譬如,自控力弱而容易受诱惑的人、责任心差而不成熟的人、面上淑女或君子却背后小人的人、极端自私且有前科的人,以及诸如此类的人,随便于网上一搜,就有大量类似的例子,乱麻一般,让人分不清伯仲。很多过来人就有过如此的委屈:“分手后才明白原来他/她那么多的异性好友是怎么一回事”。

任何情感的细菌,都滋生于暧昧的温床。只有坦荡、透明的方式,暧昧才无机可乘。分手后做朋友,要因人而异;看人,看时机,更要注重分寸和方式。建立在坦荡、阳光、和恋人或家人共同分享基础上的友情,才值得一交。否则,就是居心难测,居心不测,甚至居心叵测。而有着难测、不测、叵测用心的男女,都是用情不专或欠缺责任心的登徒子。

从来不否认,无论什么样的初恋,相对于其后发生的情感,都多了一层纯情的面纱而显得尤为美好。但再纯情再美好,只要没有成功,就成了过去式。且不论,本文中的此女并非其初恋的初恋,其初恋的初恋还是另有其人。但女人对初恋和前任的期望总是喜欢无限放大,以为凭着自己和“对方”曾经第一或者赤裸相对的过往,就可以永远在“对方”的心底占有不能抹杀的一席之地;以为在没有她的日子里,“对方”都是放置于真空的白纸,等着其回来随意涂抹;或者一直都生活于地狱,盼着其赶来倾心相救。却殊不知,初恋和过往是用来缅怀的,应该放置于过去的时光。自己跑出来丢人现眼,既打翻了缅怀的意味,又丢失了神秘的余味,还败坏了新人的胃口,最后破坏到初恋的清纯。换言之,“往日情怀”并非“现世宝”,适合于人的回忆功能,以后拿来耍宝,却并不管用或不好用。否则,就没有过去和现在的区分了。但她们就是喜欢自大,喜欢一厢情愿地犯迷糊。本文的事例就让人慨叹,两个心智幼稚的人幸亏没有组成家庭。女人的初恋情怀,就此成了一触即碎的肥皂泡。

情感单纯的人根本无法想象,两个并非夫妻却曾睡在一起的男女,提上裤子后怎么做朋友。他们之间的见面,和其他人也许有所不同。不管穿了多厚的衣服,即便是假装不看,对面的人都像是被照了X光,赤溜溜的一览无余而多少带有色情的意境。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叫意淫,但却猜想,相关的男女,至少本文中的此女,或许是愿意享用这样相处的方式的。要不,她不会一次又一次地顶着外人异样的猜忌介入原本不属于她的聚会。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专业术语,叫“犯意表示”,但所幸的是,犯意表示还不是罪。

也许是曾经上床的经历,留下了霍尔蒙的余味,而给分手后的男女可以想象的暧昧,由此萌生的杂念,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为曾经的温暖可以延续到以后遥控对方。可与之相反的是,分手后的局面只会越来越复杂。在两人世界都无法搞定的事情,自然是谁也无法左右的。如果继续心存幻想,到头来,必然是谁也控制不了局面,谁也hold不住谁。

有过数次情感经历的人,在独自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后,应该学会避嫌,不宜在老情人的圈子里继续露面。知道的人,不论是装作不知还是无意调侃,都会给后来的人带来无所适从的尴尬和不敬。多一事真的不如少一事。以这样的方式考验人性,迟早会出问题。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应对复杂的局面,也不是会应对的人在应对之后感觉很舒服。真正成熟而负责的人,不论男女,都是不会给现在的生活设置障碍物的。       

嬗变——分手后做朋友之后遗症一【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在一个偶然的地方,看到过心理学介绍的“冰山理论”,讲到人们看到的行为表象和看不到的潜意识之间的倒错关系。这个理论的核心观点说白了就是:“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按照这个理论,在平淡无趣的日常生活里,都有汹涌澎湃的情感潜流在我们的身边涌动,只是麻木的人们,要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要么高抬贵手放任自流。将这个理论用于对爱情的考量,则进而透视人类丑恶的情感贪欲——“这山望着那山高”,“吃到碗里的,看到锅里的”。将这个理论用于对友情的评判,则提醒我们不要被人的表面行为所迷惑,而轻易给表象下定义,以为认识的人真是自己看到并一贯以为的样子。它告诉我们,很多人都是双重甚至多重人格,喜欢将自己真实的内心隐藏起来,而带着面具和社会交涉。他们也有真实的一面,但更多的却是不真实的一面。其实,不用说得那么复杂。友谊就是友谊。友谊,一定是公开、透明而简单的。坚持友谊的原则和规则,就是坚守友谊的纯洁和真诚。切莫假借其他因素,而给友谊参杂了水分。 

(图片从网上下载)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