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假如生命可以定格【原创】  

2012-06-16 20:26:23|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如生命可以定格【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题记:我们常常茫然无知,不曾料生命可能转瞬即逝。

           我的忧伤就在回头的瞬间,随着一条生命的沉睡而清晰,在不愿停顿的那一刻,奔流不止......  

           

       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想我的依依,遍寻她留下的所有气息......

       每天都是没有预兆的一天,就如昨天、今天和明天。因而不会有人想到,这是一个黑色星期六。

       一个平常不过的公休日的上午,天气象多数时候一般地阴沉,而我们的周末都要赶回成都。往常的上午,依依会睡懒觉,今儿个慌着要跟班儿就不能睡了。她睡眼惺忪地起了床,支在窝前伸懒腰,不太配合地让我给她点眼药,习惯性地跟在我身后出了门。出门的时间本来可以延后,因为我老公还没收拾好,可要随车带走的东西还放在另一辆车上,我想抓紧时间拿到东西,顺便带依依在家属院的草地上跑跑。车就停在宿舍单元门前的小区路边,依依则趁着出发的间隙溜到树下做记号。没有看到其他的人和看似危险的动静,一切都显得寻常而安静。几秒的时间,身后传来一个年轻女人的问话,“这是哪家的狗狗?”。我猛然回头,感受到某种毫无征兆的不祥——我的依依在离我不足五米的地方,四脚朝天,挣扎着蹬了几下后腿就不再动了。与此同时,一辆疾驰而过的蓝色轿车正要转弯。我连喊了几声都没有得到应答,赶忙飞奔到依依身边,抱着她柔弱无助的身躯,一声声地呼唤:依依,依依,依依,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依依是在我的手心断气的。这一点,我很肯定。她是在感知我抱着她的几秒钟里断气的。很微弱很微弱的一股,好像是传导信息的电波,微弱到让人无法形容,我却明确无误地感知并收悉了。我明白她要传递的意思,她在告诉我:妈妈,我走了。须臾之间,就没了生命迹象。我开始嚎啕大哭,并从她离我而去的瞬间,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做“旦夕祸福”。我是这世上她最信任的人,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把自己交给她最信任的人,就无声无息地离去了,就如她当初无怨无悔地把生命和信任交与我。我问依依:依依啊!你满屋子的脚板印都去哪儿了?你不是我最忠实的跟班吗?你跟去了哪儿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跟错队了吗?你快回来啊!依依耷拉着血流如注的脑袋,不回答我。

       依依是我捡来的。捡到依依的那条路,是成绵高速的快车道。在高速路上没有发生意外的依依,却倒在了自己的家门口,这让我无能如何也想不通。尤其是,依依出事的现场正对着我们的卧室窗户。原以为自己救了她,把她带到了安全的所在,却没想到她就在貌似安全的地方,懵懵懂懂地丧了命。

 

假如生命可以定格【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来了很多人,包括院里的爱狗人士。他/她们围住我,劝慰我,为我惋惜,帮我咒骂肇事的人,可都于事无补,就如我无法抑制的眼泪一般地没有用。老公在一片忙乱的叫喊声中冲出门,眼前的惨剧让他惊愕不止。他忙忙慌慌地跑上楼,又忙忙慌慌地跑下楼,手里拿着垫满了报纸的纸箱。我哭,不要人碰,直到嗓子哑了,眼睛充血了,绝望了,才在老公的辅助下,把早已停止了呼吸的依依小心翼翼地抱进去。

       依依死得太冤枉!

       假如不把依依带到旌城的家,假如当天上午早点或晚点出门,假如我和老公一同出门、一前一后地护着她,假如那个瞎了眼的家伙开车时慢一点、长点儿眼神.......我的依依应该完好无损地呆在她应该呆着的地方,该玩的时候玩,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睡,该撒娇的时候顺便来点小调皮。好心的邻居劝慰我,说依依和我的缘分尽了,就别难过了,伤了自己的身体。我不信,不信我们的缘分这么浅,还不到四年。依依才四岁啊,起码还能活十年,这么凄惨地走了,叫我如何能落忍?

       总以为依依走得不了然。她走时的情景很悲惨。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会说话的眼睛爆掉了,满眼、满鼻子和满嘴的血,还有白色的脑花涂地。我不敢摸她的右脸,那里凝固的血浆已变成了暗紫色。我的老天啊!怎么会那么惨烈、凄楚和可怜?让人想着就落泪。我曾发誓要让依依善始善终,却未料她竟如此这般地死於非命。依依啊,妈妈对不住你!你把宝贵的性命交到了我手里,最终却断送在我手里。你的猝然离世,应证了我的失职。早知道会有今日,过去的时日里,说什么也不会把你托付给亲戚,一放就是一年零十个月,让你在惶惑不安的等待和动荡中,巴心巴肝地盼着我。我会象最初带你回家那样,寸步不离地带着你,和你相依为命、不离不弃。

       我把依依带回了家,沿着三年多前带她回家的路。我在那条路上捡到她,仍旧从那条路上带她回家。她耐人寻味的来去,将她的身世变得扑朔迷离。依依蜷缩的纸箱就放置在我的腿上。我看着她,抚摸她,和她说话,她渐渐冷却的四肢让我感到渐次袭来的害怕。她不想吓着我,只以她最后的温度在脖子的四周留给我温软如初的感受。

       在即将装修完毕的新居,依依被放进一个白色的塑料整理箱,身下垫着一张崭新的浴巾——上面绣着狗狗的头像,胸前盖着粉紫色的玫瑰花,四周撒上樟脑丸,葬在了后院墙角的金桂树下。我无法接受,曾多次跟随我们巡视工地的依依,以这样的方式住进了新居。她住在家里,却没有真正地进入家门。依依啊!你的好日子才刚开头,妈妈还没把你爱个够,怎么就早早结束了?我无法不自责。

       狗是这样的动物,只要可以跟着主人,有没有住的不重要,住在哪里也不重要,房子的大小更不重要。所以我的依依,跟在身边的时候是乐颠颠的。在她忠诚不二的意识里,有我的地方,就是她的家。我可以告慰她:依依,妈妈的乖女儿,我们回家了;在我们共同的家里,妈妈可以一直陪伴你,直到有一天不能再继续。可现在,没有依依的房子,少了乐趣和生气;没有依依来回上下的跑动,房子越大,就越发地寂寥和空落。

 

假如生命可以定格【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少有人懂得我和依依的感情,因为依依“无非”是一只狗。而肇事者倘若有知,他要庆幸的,也在于此。可狗通人性。狗和人的感情是可以相通的。很多实例都证明,狗和人类的感情是世间最牢靠、最单纯、最值得人去赞美的。你若爱狗,狗定爱你;狗若爱你,就是一生。因此,在我幽怨的眼眸里,肇事者的车辙无可涂抹地拉着一条纯净的生命。以前的同仁曾说我,一个对狗都那么有爱心的人,一定会是个合格的母亲。因此,不论我是否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我都不介意自己是一只狗的主人。真的,我不仅是依依的主人,还是她的妈妈。而依依不只是我的宠物,还是我的孩子,一个最乖、最听话的孩子——她什么都懂,除了不会说人话。

       上帝造物很有讲究。狗的存在,就是为了陪伴人。狗对主人的信任,是任何生命都无法替代的。因此,养狗的人们,应该爱他们。毕竟,宠物是用以被宠爱而非被使唤的。狗对主人的感情很浓厚,人却常常不能以同等的感情对待狗,以为喂饱了他们,就是对其最大的恩惠和施舍,却不懂得狗脑袋里装着的忠义和温情是需要我们回报的。为此,我不会嫌弃狗的体味、毛发和排泄物。因为除却这些,狗们就没有什么缺点了。相比带给我们的快乐、温馨和友好而言,这点儿事不碍事,只要我们勤快点儿。也因此,为了依依,我做什么都乐意。我舍不得依依受苦、遭罪,舍不得这儿舍不得那儿,却不成想,最终把她的命舍掉了。依依出事的当会儿,我没看见。否则,我会不顾一切地保护她。依我的本性,宁愿压着自己,也不愿压着依依。因此要怪,我会怪自己的后脑勺没长眼睛。       

       到处都是依依的影子,身前身后,屁颠屁颠,却摸不到抱不住。要在平常,再过一会儿,就该她洗澡了。每次洗澡,依依都很乖,不像其他的狗狗喜欢躲。只要唤一声“依依,洗澡了”,她就会慢悠悠地自动走进淋浴房,站在喷头下尽情地享受按摩。依依不爱出声,多数时候都安静得像个哑巴,但偶尔有经过的人碰到了门,她就会像个称职的门卫,高声武气地冲着门外吼。有时候去串门,时间久了,她会想回家,那时发出的声音“依依呀呀”的,那个嗲呀,才让你知道,她的声音就如她的感情世界一般的丰富,要多丰富就多丰富。每回出门,她都冲在前头,每次回家,她都掉在后头,怏怏的,象个还没玩够的孩子。依依是掉过的狗,很害怕走丢。有时去散步,我们会故意藏起来,看她四顾左右,来回翘首。她着急,我们也着急,匆忙站出来使劲喊“依依,我们在这儿呢!”,她便会奋不顾身地抬高她的小短腿,以冲刺的速度“飞奔”而来,可未待你摸到她的头,她又会俏皮地一转身。依依害怕走丢,却对车没有防范意识。她每天都在车里跳上蹿下,不知道这东西会要了她的命。还有那只叫威尼的狗,看到她的幸福和满足,就嫉妒得要发疯,而今却连吼她的机会都没有了。......现在回家,只要一上楼,我就会看见依依的身影,跟以前一样翘着尾巴,昂着头,憨憨地站在门口,等着我开门,再迫不及待地窜进去。

       主卧室的飘窗是打算留给依依的。我曾无数次地设想依依慵懒、满足地趴在那儿瞌睡、打望的情节。现在,这个地方留给了我自己。我可以坐在那里思念并且守望她。

       没有人可以告诉我,对一只狗的缅怀,怎么着才适合。可在我固执的心里,这只叫依依的狗就是我无时不在的痛。

       无法不心痛。那棵会飘香的桂树下,依依会冷会孤独。我会时时记着,在房屋院墙的一角,葬着我无法抑制的痛。花开的时候,我的心痛会消失吗?

       依依原来叫伊伊,因为不舍,而叫了依依。老公说,等我情绪好点儿,再养一只和依依一样的狗,那样,就可以把对依依的爱传递下去了。再养的狗,名字还是叫依依。

 

假如生命可以定格【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文—小鱼儿 摄影—任逍遥)

【后记:这篇文章我写了足足两个月,从依依离世的那天至其后的七八月。每次才写一点儿,就无法再继续,特别是右边的眼睛疼得就像要炸裂。空闲时我就想:依依,这些天来,你在那边还好吗? 2012.8.20】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