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北京的开场白【原创】  

2013-06-12 05:08:39|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故事(上)——北京的开场白有点长【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此图摄影—任逍遥) 

       印象里的北京除了建筑物,什么都不长。以往到北京,看到冬天萧条的树枝和夏日横行于楼宇间的热浪以及高楼林立的街道,都会这样想。段时间供职于北京的一家律师事务所,而且一呆就是八年。每年的合伙人会或者其他公干,都会到北京跑上一跑,最长的一次连呆了三个月,却从没有机会将以前漏逛的景点全都补上,记得的地儿只有事务所先后所在的酒店和写字楼。至于北京东西北的道路,却不想花时间费心记,因而至今都找不到北。由此我对北京的感觉很生分,就像被人领养后寄人篱下般地没有归属感,虽然投入,却总归不亲。正是这种旁观者的心理,让我对这个城市产生了隔阂。       
 
北京吧(上)——北京的开场白有点长【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1992年8月于北京圆明园) 

       服务业和旅游业是城市的窗口,靠在这个窗口,能够感受城市的性格和态度。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第一次去长城,心中充满了对鉅防要塞神往和膜拜,却因为导游甩客而发生了一点儿不愉快。当时的起因在于同车的部分游客不愿意参加一日游的自费项目惹恼了导游,尚在距离长城只能远眺的地儿就连吼带骂地轰人下车。那会儿的我不会躲事,连带现在也没学会自保,看不惯的事情就要站出来抱不平。好像当时我话一出,导游就哑了。“你牛什么牛?不就是守着老祖宗的地盘,赚全国人民的钱吗?还说人缺心眼。就你心眼多,都钻钱眼儿了。”。

       北京吧(上)——北京的开场白有点长【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1993年6月9日于长城)

       首都,并非就是首屈一指的都市,尽管它的外来人员和流动人口一直都居全国之首有次和朋友从京沪两地的高考录取线相对于其他城市的差别待遇聊及当地人的优越感,朋友嘴皮一碰,用不够地道的京片儿,发表了一通直言勿讳的大实话: “皇城嘛,自然是有其得天独厚的资本的,皇城根下的人,哪一个,不当自己是个人物?就连那些北漂的人,不都有高人一筹的优越感,喜欢自觉不自觉地不拿自己当外人,开口闭口咱北京,却鲜有提及生他养他的故土,以为可以就此改变身份。这不都是虚荣心给闹的。要说这虚荣心,别说是北京、上海了,哪的人没有啊?就说你们成都,有次在那边听讲座,授课老师顺便推销自产的书。翻开书的扉页,只见其特别标注的照片上,有意申明他旁边的人系经济学家厉以宁。这不就是那啥吗?自身的名气不够大,底气不够足,便打着人家的招牌自我吹嘘,你看我和某某某可是平起平坐的。这也算是挂羊头卖狗肉吧——以为沾了名人的光,自己也就镀了金,身价会跟着人上涨。可一个人想出名,傍着人也不一定会出名,出了名,也不定是真名声或好名声。一旦没落到好,反添图慕虚荣之嫌。个人价值体现在哪?除了自身的档次外,沾不到城市的光,更沾不了他人的光。以沾光的方式来拔高自己,终究不具实力和资本。而不同层面的人和事,只有傻子会混同。”这段直白,悬河泻水,就此成了我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北京印象,特别深刻。
      
北京吧(上)——北京的开场白有点长【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其实北京的熟人多,老师、同学、朋友、以前的同事,等等的等等。可我压根就没打算要惊动谁。因为他们个个都是时下风行的“白骨精”,分分秒秒都在累积经历和财富。跟他们坐一起,如果不谈规划 、不聊工作,似乎就显得很潦倒、没正形。而我却想享受生活,自由来去,不愿被人当成事情来应酬。

       偶尔也会想起与北京有关的人事。可一当想起,就觉得很远,远到不止隔着一层厚厚的幕布,因为即便伸手撩开,也不会登台和人走秀了。

       今年的北京之旅是因先生的培训学习而附带的。先生要在北京集中学习一周,之后挨边不远就是端午,可以顺便让我故地重游。时间很短,四个晚上,五个白天,行程计划得很紧凑,却因连日的暴雨而差点搁浅。当时机场的喇叭正不间断地播报航班取消的通知,我则心存侥幸,悄无声息地走在铮亮、防滑的候机厅,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踩上霉运,却终是一语成谶。航班一延再延而不得不改签。早上八点的航班,当晚十点才终于得到确切的起飞指令。抵达北京时,地铁早已停运,约在长安街碰头的先生也已返校。搭乘的出租车司机是典型的北京人,一看这阵势就知道乘客遭遇了拼机, “告呗,你们就没人告啊?国航就爱搞这台子——先卖票揽客,再减少航班,以节省飞行成本。不过这事在国内太平常了,告也没用,不会有人搭理你的。”。我扑哧一乐,心想怎么没告,当时就已电话投诉,可按民航设置的提示音步步操作,耗费了好一阵子都无法接通,话筒那端始终都是一个不带情绪的女声不紧不慢地说:“电话正忙,请稍后再拨。”,任你性子再慢也慢不过她,苦笑之下,只好作罢。不过,还真让这厮给说中了。

        那天的雨一直在窗外要死不活地下,出租车在跑了一大截儿让人无法确知路程的弯路后,终于在一所还算有名的学府前停下。先生打着黑伞,低着头在校门边的空地上默默地转圈

        唉!郁闷了一整天,总算在最后有个投靠的地儿。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