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也许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2013-06-14 15:13:53|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种颜料就是一个艺术细胞—— 小鱼儿
也许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798就是原来的部队番号,798艺术区最早是片部队大院,后来变成生产电子产品的厂区,再后来被一批北漂的艺术家一倒腾,就成了现在的艺术区。送我们去的出租车司机是这样介绍的,还特别给我们强调,那地方没什么可玩的。可我们既然去了,之前还向往了一番,可玩可不玩,也都要就着玩,就像一群淘宝的饥民,在路边的大排档低头觅食,抬首寻思,顺手在本子上划勾叉,是也是它,不是也是它。

        走进798,能立马嗅到艺术的味道。这味道来自于随处可见的涂鸦,让人感觉,一种颜料,就是一个艺术细胞,而艺术,也许就是随意涂鸦,象芒克那样“一直瞎画”,画到一开头,就能办画展,画到作品全部被人收藏或买走,每一堵挡住视野的墙壁都成为艺术墙。

        能够涂鸦的艺术,不需要过分的讲究——破损的厂房、低矮的生活区、废弃不用的工业材料,等等的等等,都能成为艺术的载体,就如天马行空的创意、随心所欲的调色板、以及行为和色彩的堆砌,大大咧咧地暴露于荒郊野地,不精致,而且很粗线条,但却很文艺。可见艺术不只是贵族意识的延续,在需要普及的时候,它可以很草根,象张爱玲笔下荒芜的爱情,从青鸟的天空直接低到尘埃里。可艺术毕竟是艺术,不论是挂于宫廷奢华显贵的长廊,还是摆在市井百姓堆满杂物的餐桌,都能渲染出无法形容的静止后的病态美,淡出常人思想的逻辑,跑到既有黑暗也有黎明的麦田去畅想。

北京故事(下)——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能够摆在橱窗里的画架算什么?在被人用交易隔开后。你只管看了却别去说。别用嘴,用眼就够了,而用心,有点嫌多。

        当艺术开始流浪,艺术家已在跨越领域;而当艺术开始复兴,艺术家却索性回归也不愿贫困潦倒。他们在野草丛生的沙龙找到落脚地,并且对人说:高雅艺术是艺术,草根艺术也是艺术。因为,艺术家需要高雅,但他们更需要吃饭。因而798给我们展示的,是艺术家们吃饭的地方——一个艺术的食堂,同样也是艺术的天堂。
 
北京故事(下)——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男人和女人、性和爱、生和死,是艺术家们必然涉猎的命,也是他们动辄混同的课题。他们矛盾、叛逆、寂寞、孤独,笔触虽然五彩斑斓,精神却常常没头没绪,一不留神,就会陷入盘根错节的情感怪圈。而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就是他们自负的资本。他们因激情而迷人,因无助神经质,孤注一掷地宣泄,不会为情绪留后路。他们不刻意儒雅。他们的常态是在毁灭中重生,或毁灭中毁灭,而绝不肯象普通人那样平淡无奇地度日。

        梵高说过, “我要让画面的美出自我的内心,而不是颜料。”,“我梦见了画,然后画下了梦”,“我把自己的心灵和魂魄融入了绘画,结果丧失了理智。”。而在毕加索的眼里,“画画就是一种写日记的方式”,“是依我所想来画的,而不是依我所见来画的 ”,因此798,你无法不联想,无法不认为这些涂满视觉的颜料其实都有思想,既注重线条、轮廓的塑形,又注重绘画本身的象征意味,尽管这里的大多数的绘画都象塞尚那样喜欢“滥用颜色”。

        以前看名家的画和现在看798的画,都有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印象,好比他们乱麻般的思想行进在长满血泡的风声里愤懑、压抑、迷茫、率性,让人心碎又充满激情,抽象又形象,内向又外向,病态又经典,到处都是亟待倾诉的灵感。可见世俗也可以是艺术,高于不高于生活,只是大家的一家之说。而艺术,不能没有色彩的倾诉。
 
北京故事(下)——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既然世俗的标志也能成为艺术的构思,那么,在众人熟知的性别符号里玩味和品尝到的艺术,是消遣,更是生活。 

北京故事(下)——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生命只是一个播种的季节,收获是不在这里的。”。艺术孕育的过程让我想起了年少时的梦。从小学到初中,我都爱在假期溜到张姓邻居的家里看他们家的大儿子用6b—6h的铅笔或油彩勾纳随手摆放的静物或者临摹绘画书中的构图,直到后来功课紧张,他没时间摸画笔。在我眼里他很了不得,不仅因为他是我们中学的学生会主席,更是因为他画得画都很像,虽然他后来果真就了不得,丢开画笔后移民去了硅谷。这段时期偶尔会在我疲惫的旅途中重现,让人想索性放下手中的工作去重拾一段没有开始的艺术梦,而我一直以为,自己有这方面的潜质。
 
也许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错过了时机,就只好跑题,为创意设个温柔的陷阱——将时间推后,将记忆慢递,将现在在某一个未来被重提。假装我们是小清新,很文艺,很特别,以弥补错过的浪漫,错失的岁月。

也许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自然要想到那时花季,自然要等到花落无语。在年青的海报前,重置青春的话题。

       给未来留言之前,要先致信于过去。因为红墙的背面就是那里,任人有天大的本事,也仅是一番令人激动的含蓄,能够想念而无法穿越;画的面前却是现在,衬着蓝天、白云、躺着的女人和红玫瑰,轻轻地靠着,便已是春暖花开透着棉质的温馨。而未来,始终都在视线的正前方,象无形的空气等待着你去深呼吸。

       和过去说的话早就说过了,因此要站在时光的隔壁去聆听它的回音,和现在都用不着说话,只需在暮色降临的夜晚,用温度去寻求庇护的身躯。而我的存在,便有花的存在。

       花期不会过去,因为我的情感在花季。虽然花开有时,花谢无情。看着我,或许就能看见岁月。

      女人的岁月画在脸上,不停歇地开着花,直到老了在某一天倒下,便从一枝花开成另一枝花,岁月的花,永恒的花。

北京故事(下)——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这里的每一面墙壁都是艺术家天才的诉说。他们把掺杂的情绪倾泻在红砖的毛孔,肆意涂抹——“不要呼吸你看不到的东西!”,甚或空气?    
       
也许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当生活的困窘变得很无奈,可以将情绪发泄得很艺术,象塑像那般地豁达、淡定,不着表情。
 
也许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红唇和玫瑰总让人遐想。当艺术把美人放到在废墟上,自有失恋者将情绪发泄在艺术上。他们满嘴脏话,在绝望中发狂:“去TM的爱情”,“我不需女人,也不需爱情”。因而被嚎叫渲染出的“行为艺术”以及被“行为艺术”覆盖的高雅艺术,具有双重意味的挑衅,包括品味和品位,却无关雅俗是否能共赏。
       
        被人糟蹋过的女人依然是女人,被人贬损过的艺术依然叫艺术,虽然可能会贬值,却没有人敢直言,艺术是用来换钱的,也没有人敢宣称,艺术因此而不值钱。艺术的价值,像个诳人的旧货市场,摸进去,就找不着方向。好坏或优劣,似乎全靠碰运气。它的负价值顶多象被侮辱过的弱女子,总要好过埃及神庙的“到此一游”,没有把脸丢到天外去。

也许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走在798,你会慢慢了解到,引人注目的不单是一面破旧的红墙,也非墙上黑白的画,而是那样的画画上了那样的墙。有的时候让人眼前一亮的原因,仅在于一个事件的震撼力可能等同于一个人的视觉冲击力。但当两种以上无关的画面同时冲击人的视觉感官的时候,一面墙的凹凸立面可以完成在平坦的纸上无法衔接的对立,而且表现得不觉突兀。你会豁然顿悟,在堆积了沧桑和沉淀了岁月的任何地方,文学和艺术的表现力就是任意抒发和随意涂鸦。而这,可能高过于一张纸的平庸想象。
 北京故事(下)——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法国人让.皮埃尔.雷诺在一个空旷的大房子,“尝试用懒惰的材料来进行一场亲密的探险”。他在同样尺寸同样形状的骷髅头上画上各种可爱俏皮的小饰品,以记录女儿成长的点滴。他说他的创作观念很简单,“但必须在某一火候下进行,就像操作外科手术一样。所有东西和没有东西的汇集都是脆弱的,任何懊悔都有可能发生,而我喜欢这样。”。可他表现的内容显得过分慵懒,估计大部分人不明白他想要表达什么。于是,在他营造的情感主题中,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图加入一些个性化的演示。比如,让单调的图案飞起来,让沉寂的情感活起来。但当然,这样的认识可能多此一举,而且自以为是。 
 
也许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固执地以为,艺术是用来欣赏的。需要站在一定的距离,远观它的形式,揣摩它的意思,却千万千万别钻进去。除非你是收藏家,抑或疯子。但当报废的客车载满颜料停靠在没有站点的阳光下,你就知道:艺术无处不在,而且会长跑。它最长距离的长跑就是成为古董,而且被人反复收藏。
 
也许艺术就是随意涂鸦【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也许艺术的最终价值莫过于成为古董,或将成为古董。可当艺术成为古董,则兼备了艺术和奢侈品的双重价值,除了精神含量,就是含金量。因此,对现代艺术的收藏是一场没有终点的冒险。要么痴迷得发疯,要么钱烧得发疯。收藏家的本性,就是一个富得流油的疯子裹着澳洲袋鼠的皮囊 。

        红墙上尤伦斯男爵,是当今世界数一数二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他于2002年4月在北京的拍卖会上以2530万元竞拍到北宋末年宋徽宗赵佶的水墨纸本手卷的《写生珍禽图》(即《百鸟图》),创下了当时国内书画拍卖的世界纪录。他的艺术中心就落户于798。现而今中国艺术的收藏已是一路飙升,漫天要价了。

        北京的最后半天,我们在798流连知返。而这天,“神十”要飞天。

(文-小鱼儿 摄影-任逍遥)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