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飞的鱼

鱼自然是不会飞的,这是个不现实的梦,就象小鱼儿其实不会游泳

 
 
 

日志

 
 

开庭在即,何需画蛇添足【原创】  

2013-07-11 22:33:21|  分类: 泓言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庭在即,何需画蛇添足【原创】 - 小鱼儿 - 会飞的鱼
        雨终于停了,小区门口正在清理淤泥。不方便出去,只好回到家里上网看新闻,于是就看得到了“老艺术家”为其子“李某某”新聘律师发表的声明(以下简称“律师声明”),看到了受害人律师的反驳,以及媒体新近报道的其他相关新闻。在此之前,我一直在默默关注该案的进展,而这次,我想谈谈对律师声明的意见。因为,这份声明给人的感觉不是太好而让人反感。如果大多数公众和我有同样的观感,那抱歉,“老艺术家们”的釉子上反了,起到了和他们的期望相反的效果,而可谓适得其反。

       该案审判在即,“老艺术家们”及其委托的辩护律师们,你们慌慌忙忙地着急着说什么话啊?是因为救子心切而思维短路?还是盲目仗义却水平不够?你们不是在找骂吗?因为显而易见的是,这既非明智之举,也非善良之举。而且显然,“老艺术家”聘请的律师实战经验还稚嫩了一些,没有能够站在法律的角度和全局的高度,引导“老艺术家们”看清形势,站对立场,反被不懂法律却“救子心切”的“老艺术家们”牵着鼻子走。诚然,“老艺术家们”有他们自己的立场,他们首先是涉嫌轮奸的“李某某”的家长,他们的某些不切实际的希望在血亲关系的层面上也不是完全不能够被理解;律师也有律师的立场,他们受人委托,自然要为人说话,替人消灾,这是他们的职业要求和职责所在。但是,会说话,说该说的话,在该说话时才说话,却是一个人的水平和能力。


    象这样的一起刑事案件,涉嫌加害的一边是公众人物的儿子,受害的一边是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中间是高度关注的媒体和公众,偏向于谁,都会搁不平。因而不用细想都明白,不论是公安机关还是检察机关,即或即将介入的法院,在办案的过程中一定是相比其他案件多了一份慎重和小心,因为他们哪一家都不愿因为有失公允而遭到舆论抨击,也不愿触犯《国家赔偿法》,而在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后,反被原来的被告追究国家刑事赔偿。因此,办理该案的检察院在审慎状态下将已经退侦过一次的案件移交法院,正式提起公诉,想必是认为该案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符合《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二条规定而应追究刑事责任,尽管该案的最终裁决权在法院。 也因此,无论对控辩双方,最聪明的做法——是在开庭之前闭上嘴。


    以前“老艺术家”在逆子无照驾车的打人事件中都知道向人道歉,这次逆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却一直装聋作哑——既不反省教子无方的过错,也不主动向被害人道歉,反而在临近开庭了,委托律师发表不适时的律师声明,只能让人联想,他们其实是没有大义灭亲的胸怀的。这让人很失望。


    既然要沉默,干脆就一直沉默下去,有什么想说却不便说的话,最好忍住了憋到肚里去,毕竟是自己的混账东西不成器。非说不可,最好等到上了法庭。是非曲直,罪与非罪,让法院最终来裁决。其实,沉默是最让人猜不透的隐藏方式。你不出声,就没人知道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哪怕你极端自私,想利用特权包庇逆子,哪怕你内心冷漠,完全无视受害方的屈辱和痛苦,只要不说出来,不以任何形式表达出来,外人就只能猜测却没有证据,而不便大张旗鼓地继续批你。


    正常情况下,律师在没有得到委托人的书面认可或特别授权的情况下,不会擅自发表与委托事宜有关或无关的公开声明。否则,就是越权或者失责。能干的律师都擅长于自我保护,不会为了替人两肋插刀而使自己背黑锅。因此,基于律师的职业习惯分析,“老艺术家”儿子的刑辨律师的公开声明,应该就是他们夫妇的真实意思,代理律师仅仅只是代言而已。


    这次声明 ,估计是“老艺术家”夫妇憋了很久而忍无可忍的一次爆发。而且估计,为了这次爆发,他们私下里已经准备了一段时间——从第一个律师请辞又再请律师,到现在的律师义正辞严的声明。也许他们觉得自己很在理,而公开声明又很具说服力,可以作为为儿子开脱罪责、进而无罪辩护的序曲。


    当然委托律师没有错。这本是法律赋予刑事被告及其亲属的诉讼权利。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律师的意见应该围绕着该案的基本事实进行。比如:公诉方指控被告实施公诉书中的轮奸行为是否属实?证据是否确凿、充分?是主犯还是从犯?有无从轻、减轻情节?如此等等。而不是避重就轻,推卸责任,企图逃避法律制裁,比如在这份律师的声明里,反复强调对未成年人权利的保护。但在以前,这位未成年人无照驾车还恃强凌弱,是谁给他买的宝马,又是谁放任他开车的?那个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他是未成年人呢?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未成年人”这个标识,对他们有利时就举起来,对他们不利时就藏起来。这样的做法,除了激起公愤,对该案的公正处理于事无补。而事实上,“老艺术家”的儿子因系未成年人,如果指控事实属实,其可以请求从轻处罚,这本身就是在寻求法律给予未成年人的保护。否则,象刑法规定的轮奸罪,原本属于从重从严打击的犯罪,裁决还能轻得了?法律因此而可以给予当事者从轻或减轻的裁判,这难道还不够吗?难道还要额外要求公众封上嘴巴,剥夺他们的言论自由?这岂不成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但这份律师声明明显有失偏颇。先是片面引用对己有利的法条,首当其冲地把矛头指向媒体,称他们的报道在误导公众,却对有关犯罪嫌疑人涉嫌罪名的处罚条款和法定监护人应尽义务的条款视而不见,故意回避;对涉嫌轮奸的受害人的痛苦视若无睹,形同隐形;轻描淡写地在法庭裁决前先行将该案的性质公开定性为“普通刑事案件”和“个别‘星二代’的某些行为” 。但谁都知道,遵守法律是全社会所有人应尽的义务,不光是媒体,自然也包括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及其父母。因此他们的做法何尝不是在将公众的视线引到另外的方向;他们将声明的时机选择在刑案临近开庭前,想要影响的,恐怕不只是公众,更是主持审判的法官吧。我们可以来设想,他们的律师声明能否引导法院的裁判朝着对他们有利的方向?而我想提醒注意的是,如果读过《红楼梦》,还记得其中的一句话,就不要机关算尽,到头来,却“叹人事,终难定”!


       公道自在人心。按照《未成年保护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媒体在报道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姓名、住所、照片、图像以及可能推断出该未成年人到资料。具体到因该案而延伸的其他法律关系,假如有证据证明报道该案的媒体违反了上述规定,已经涉猎侵权,维权也好,弃权也好,都是未成年人一方的权利。但不管怎样,这都是与刑案无关的另一民事法律关系,应在另案中处理,与目前即将开庭的刑案无关。同时,按照《未成年保护法》 第三十六条 、第三十七条的规定,酒吧等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未成年人禁入及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这其中有关“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条款,本身就是弹性条款而不好判明。而从网上反馈的信息看,“李某某”当时进入的酒吧张贴有“未成年人不得入内”的标志,会识字的人应该都能认,“李某某”等怎么就能看不到呢?而且酒吧的老板也解释,那群人个个长得人高马大,具有明显的辨识度而不属于难以分辨的范畴,而无需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虽然事实证明他看走眼了。因此,要扯上酒吧的责任,似乎有些牵强附会。而且即便酒吧有过,也是与刑案无关的另外的行政诉讼法律关系,跟刑案中的“李某某”后来涉嫌的轮奸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应该由工商部门来处理。受害者的律师问得好:“酒后强奸就不叫强奸吗?”,只一个问号,就抓住了该案的重点。如果参照新《刑法》有关酒驾规定的法律精神,酒后肇事构成犯罪后不仅要担责,而且还从重。但令人不解的是,临到刑案开庭前,律师还要声明“本案是在未成年人等深夜在某酒吧内,经多名成年男女酒吧人员陪酒劝酒大量饮酒之后,到某宾馆开房发生的。”,究竟有何意图?又是何种意思?


    按照《刑法》第十七条的规定,一般刑事责任年龄是16岁,但属于相对较重的杀人、强奸等罪名,刑事责任年龄要提前两年,而提到14岁,当然,不满18岁的,根据案情,应当从轻或减轻;而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强奸罪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属于二人以上轮奸妇女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如此看来,法律的规定的确有意思,强奸罪要提前担责,但不满18岁,又要从轻或减轻,涉及到是轮奸的,又要从重或加重处理。这样的一“—”两“+”,能否冲抵?如何冲抵?具体到本案,是从轻还是减轻?而这些疑问,都将可能是将来庭审的焦点,同时也将是法官自由心证的幅度范围。


    就该案受害人和涉嫌加害人的背景情况看,前者显然很弱势。媒体报道或有不当之处,可在报道“老艺术家”逆子涉嫌犯罪的问题上,他们不过是在就事论事,出发点是好的。虽不排除有喜欢猎奇的记者,但至今报道的消息,基本上是靠谱的,不算是捏造。“舆论监督是媒体的天职。媒体舆论的重要职业就是发现问题、聚焦问题,通过披露社会上的不良现象、不当行为,将媒体议程导入公众议程,释放出巨大的舆论正能量,形成社会强烈持久的共同关注,从而促使该问题得以解决。媒体报道...依法行使新闻舆论监督权,是在助推法治中国、文明中国、正义中国的进程。”,这段话是律师声明后,我在网上查询到的媒体针对律师声明的反驳,认为舆论监督是媒体的本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媒体说的对的,要对照纠正;说的不对的,可以让其注意报道的方式。切记不能因为听着不入耳,不爱听,就叫人停止报道。其实媒体担忧的,无非是基于涉嫌加害人和受害人悬殊的背景,而出现司法执法中的“暗箱操作”。


    会怪的人怪自己!“老艺术家们”怎么就不清楚,最有义务爱护和保护大半生为人民群众带来歌声和欢笑的老艺术家却没有尽到义务的是他那位“坑爹”的儿子,而非那些就事论事的媒体。他们最该责怪的,是自己的教育失败和逆子的屡教不改。这年头,是有仇富、仇权、仇星的现象,相关者如果有委屈,就更要谨言慎行,不要出现不该有的口实而授人以柄。单位犯罪,领导都有可能引咎辞职,而作为负有法定监督权的未成年人的父母教子无方,监管无力,有把柄让人抓到,让人家说说又何妨?看起来,“老艺术家”的思维导向是有问题——他不是痛心其“坑爹”的儿子,而是和指责其儿子坑爹并希望其反省的媒体和公众对立但他此次的打击面实在太宽了,自然会招致社会加倍的反击


    因此他们错了。以前错了,现在更错。他们在媒体和公众无法承受的道德底线前,牵了一根导火索,还丢下一颗人造炸弹,引爆了群情激昂的公愤。他们低估了公众判断是非的智商,又错估了自己目前所处的局势。可见得,在道德和法律的课堂上,“老艺术家”至今都很幼稚。如果说其逆子涉嫌犯罪的事实让其颜面无光,那么此次为逆子伸冤抱屈的作派则是让其颜面尽失。


    位“老艺术家”真的是老糊涂了。其实,在他不算太老的时候,也不是太清醒。否则,就不会为了彰显父爱,而利用身份之便,带领犬子出入同龄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社交场合,以自己的名气和影响为儿子的成名作铺垫。他在这个时期,言必称儿子。唯恐儿子不出名,唯恐别人不知道他儿子的名字;但在儿子有辱门庭的时候,又生怕有人念及他儿子的名字。其实他儿子的名字以及他儿子是谁的儿子早已是公知的事实,还是他们自己张扬出去的,才会搞得现在尽人皆知。那个时候,他们怎么不责怪媒体?不主张自己的隐私权呢?名气是把双刃剑,在你走运的时候,可以把你舞上云霄;在你倒运的时候,可以反手刺向自己。你不能占尽名气带来的一切好事,却不能忍受它附带的负面效果及其给人的一点儿委屈。


    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自取其辱!这就是“老艺术家们”带给自己的极大嘲讽。这样的效果,肯定不是“老艺术家们”期望达到的,也是最让媒体和公众深感痛惜的。但该怪谁呢?你看现在媒体的报道,俨然学会了自我保护,对他的儿子已不再直呼其名,而是拐弯抹角地称呼“李某某”。可现在而今眼目下,谁会不知道“李某某”真名其谁,他的父母又是何等人物呢?真不知在被人反反复复地“李某某”来“李某某”去地提及后,“老艺术家们”心里相比之前酸溜溜地是“滋味”还是“不是滋味”?他们至今都不明白从他们逆子的名字第一次与涉嫌轮奸案挂上钩后,他们说什么都为时已晚。


    其实,他们之前的大肆扬名和现在的刻意隐名,都是源于一个原因,爱子心切,进而救子心切。但是他们对儿子的爱,明眼人能看出来,是没有原则的溺爱。否则,他们就不会在庭审前的敏感阶段,“冒天下之大不韪”,宁愿激起公愤也要委托律师为他们的儿子鸣冤抱屈,为“无罪辩护”做准备。甚而至于他们至今不向受害人致歉,恐怕也是基于同样的考虑。他们非常清楚儿子此番的行为性质和严重后果与前次被劳教的情况大为不同,而不敢再轻易摆出向人致歉的“高姿态”。他们可能这样想,向受害人道歉,就意味着替儿子认罪,儿子还怎么能够救得出来?在涉及儿子利益的问题上,他们已经被私利蒙蔽了眼睛,眼里只有自己的儿子,而看不到“人们群众的疾苦”。如此以来,他们不为公众所接收的不作为或有所为,就能够得到解释了。可以说,他们的儿子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副怂样,跟他们一贯骄纵的溺爱方式不无关系。


    “爱子心切”本无过,但超过道德和法律的底线就是过了。本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们却不要这“平等”,非要由始以来与众不同的“特殊化”。那么好啊!就给他们特殊化,诸如“王子犯法,罪加一等”。毕竟现在的情况大不同于从前。以前的“李某某”天真烂漫,却因父母的特权,从小就在公众场合高人一等,受人优待。他们习惯了享受特权,且因为特权思想的腐蚀而经不起挫败——听不得媒体和公众的舆论,听不见来自正义的声音。其实媒体的报道可能方式欠妥,但他们说的,基本上都是事实。而不实之处,自有司法机关来评判;不当之处,自有明辨是非之人去评说,却偏偏不适合由自己来申辩。如果他们非要张嘴,就应该向人致歉,向受害者致歉,向公众致歉。这才是一个有良心的公民起码的做人方式,更是一个深受群众爱戴的艺术家应该具备的姿态。在有关儿子涉嫌犯罪的事情上,由于有司法机关的最后把关,不管他人如何评说, 与当事者有着利害关系的“老艺术家们” 都应该只当别人出于好心而变得低调,同时在对待受害人及其亲属的态度上,则应象上次那样公开道歉,以公众人物的影响力,给社会树立一个大义灭亲又亲和待人的好榜样。


    依然喜欢“老艺术家们”的歌声。但我相信,任何有良知的人,或者良心未泯的人,都不会因为“老艺术家们”带来的快乐,而忽略他儿子涉嫌轮奸的受害者身心遭受的痛苦。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大学生志愿者有一封《致李双江老师的公开信》,言辞恳切,内容“传递着一种正能量”,代表了我想说的话,我就以此作为本文的结尾吧——尊敬的李老师,您是一位具有广泛影响的公众人物,我们是听着您的歌长大的,您就像一颗闪闪的红星,照领我们在战斗。您儿子的事件虽然给您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但是还有更多的人在期待着您,我们希望您能向社会道一声歉,给受害者更多的安抚;更希望您与我们一起共同对您儿子进行转化改造,重塑他的人格,把他打造成‘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典范,影响带动更多的问题少年重塑人生,更希望您慈悲大发投身于全国青少年健康人格工程事业,造福千家万户!”。


(图片从网上下载)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